“给我查,是谁收购了集团!”“小姐,是您刚离婚的窝囊前夫!”

 “是,师父。”

    看着脸色突然阴沉的江志文 ,时鹿虽然心中疑惑,可他还是毕恭毕敬的从江志文房间中离开 。

    时府中。

    时彦看到时鹿,她美眸轻挑 ,有些不悦的哼道,“好你个时鹿,今天怎的不去和江前辈学习剑法?是不是又想偷懒?”

    在得知江志文的先天境武者身份后。

    时彦却是无论如何 ,也没办法只呼江志文的名字了 。

    “时彦,你别乱说,是师父让我出来的。 ”

    时鹿没好气的白了眼时彦。

    “哦?江前辈为什么赶你出来?莫非你不好好修行剑法 ,惹他生气了?”时彦好奇问道 。

    “不清楚。”

    时鹿摇了摇头。

    同一时间 。

    江志文的房间中,“出来吧。 ”江志文回头,看向身后的一个书柜 ,蓦然道:“阁下身为先天境武者 ,何必鬼鬼祟祟的?”

    “哦?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见江志文道出自己的藏身之处,一名穿着黑色长袍,眉心有着火焰莲花图案的男子 ,微笑的走到江志文面前。

    这眉心有着火焰莲花图案的男子,周身黑色雾气翻涌,竟是一名先天中期的武者 。

    “先天中期? ”

    江志文察觉对方的实力后 ,他的目光,也是掀起几分涟漪,“不是说北境没有先天境武者么?”

    “北境自当没有 ,但是鸿雨大陆有啊”那先天中期武者,似笑非笑的看向江志文,“你说是吧 ,问剑宗的小子 。 ”

    “你!?”

    被人道出底细,江志文的心中,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你到底是谁?为何会知道问剑宗?”

    也难怪江志文这般大的反应。

    因为鸿雨大陆的人 ,只会把鸿雨大陆喊作鸿雨界。而眼前眉心有着火焰莲花图案的男子,却是和江志文一样,知道鸿雨大陆的底细 ,这便说明,对方极有可能,也去过南梦山世界!

    “我是谁?呵呵 ,问剑宗的小子,你来鸿雨大陆参加宗门试炼,难道不该知道 ,我是谁么? ”

    那眉心有着火焰莲花图案的男子,并没回答江志文,而是耐人寻味的笑道 。

    “江小子 ,这个先天中期的武者不简单啊。竟还知道问剑宗的外门考验? ”

    脑海中传来东离古怪的声音。

    “先抓了再说,正好,从这武者口中打探一下 ,鸿雨大陆的底细 。”

    江志文心中一冷。

    先天中期?

    或许这等境界的武者 ,对其他先天初期武者而言,是致命的存在,但江志文?他在武道境时 ,就斩杀过先天境中期的雨龙鲸。

    至于现在?

    便是寻常的先天境后期武者,江志文都不会畏惧丝毫 。除非是那种在先天境,就参悟出武道意境的先天境后期武者。

    “对 ,先把此獠抓住,他身上,肯定有不少鸿雨大陆的秘密。”

    东离十分赞成江志文的打算 。

    “阁下 ,不管你是谁,但今天落在我手里还是老老实实,把你的底细交代清楚吧。 ”江志文目光一寒 ,旋即,诤,一道无形的剑阵 ,就是从那眉心有着火焰莲花图案的男子脚下 ,徐徐升起。

    “呵呵,这等粗略不堪的剑阵,还想撼动我?”

    瞥了眼脚下剑阵 ,那眉心有着火焰莲花图案的男子,面带讥讽和不屑 。紧接着,他伸手冲着江志文用力一握 ,“腐蚀!”

    嗡嗡 。

    一股黑色的雾气,瞬间湮没了江志文的身躯。置身在这黑色雾气下,江志文的身体表面 ,都在渐渐的枯萎。

    “桀桀,问剑宗的小子,也不知你是单纯 ,还是糊涂 。仗之先天初期修为,也敢来鸿雨大陆?你不是找死,又是什么?今天我便送你上路 ,让你 ”

    那眉心有着火焰莲花图案的男子正说着 ,但下一秒,他便是惊住了,“这不可能!?”

    只见一道道璀璨的剑光 ,从四面八方,将他的身体团团围住,置身在这剑光下 ,这先天中期的男子,更是有种心悸的感觉。

    因为

    他四周剑光所散发出的气息,已经凌驾了先天初期 ,达到了先天后期的恐怖程度。

    “五层剑道意境?”

    “你一名问剑宗的外门弟子,竟能在先天初期,参悟五层剑道意境? ”那眉心有着火焰图案的男子 ,满脸匪夷所思的惊呼:“不对,就算是五层剑道意境,也不该困住我的 。这、这是问剑宗的秘法传承?”

    当发现四周剑芒中蕴含的可怕威压 ,这先天中期的武者 ,第一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只怕是今天。

“给我查,是谁收购了集团!”“小姐,是您刚离婚的窝囊前夫!	”-第1张图片
    他来北境,要把性命交代在这里了

    “阁下 ,现在可以说说,你到底是谁了吧? ”

    看着置身在‘万剑归宗’下的神秘男子,江志文冷然问道 。

    “哈哈 ,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你这问剑宗弟子还敢来鸿雨大陆?你可真是无知! ”

    那眉心有着火焰莲花图案的男子狰狞笑道,“就算你杀了我又如何?”

    “你一介先天初期的武者 ,注定不可能在鸿雨大陆活着离开的。”

    “下一次,就会有先天后期的武者来对付你。 ”

    “好好感受恐惧吧 。”

    “哦,忘记告诉你 ,无论你在鸿雨大陆怎么逃 ,你也躲不掉的,这就是你们问剑宗弟子的宿命,哈哈哈”

    戏虐的笑声中 ,那眉心有着火焰莲花图案的男子,竟是身体化作血雾,直接葬命了。

    “不好。 ”

    看到对方打算自我了断 ,江志文正打算阻止,但他还是晚了一步 。只听‘轰隆’一道恐怖的震响从时府传来 。

    下一秒。

    那先天境中期的武者,就是烟消云散 ,只留下一地狼藉且触目的殷红鲜血

    “还会有先天后期的武者要对付我?”

    回想方才那神秘武者死前说的话,江志文的脸色,也是霎时一寒。

    之前他在水源城四处打探 ,都没寻觅鸿雨大陆的危险 。

    但是现在?

    江志文却第一次直面到了这所谓的危机。

    “这武者到底是什么人?”

    “该死! ”

    “之前来鸿雨大陆前,就应该打探清楚才是。”

    “都怪祁心舒那女人,好端端的 ,非要来藏剑峰羞辱我作甚?”

    想到祁心舒 ,江志文心中就是格外冰凉 。

    “江前辈,您没事吧? ”却在这时,一群时府的人来到了江志文的房间 ,“我们方才听到了震响声,您没遇到危险吧?”时铁山担忧的询问江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