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一直被老婆嫌弃,直到他亮出身份后,妻子惊呆了!

“老婆 ,我手机没话费了 ,你能给我五十元么? ”

客厅中,江志文找到了自己的妻子,周诗语 。

周诗语坐在沙发上 ,身材高挑,曲线傲人,穿着黑色长袜和连衣裙 ,尽显成熟和性感 。

周诗语身旁,是她还在念大学的表妹,周宣仪。

周宣仪轻蔑的看了一眼江志文 ,“周诗语,你真可怜,找了这么个没用的老公 ,连充话费的钱都没有,这样的男人,还算男人吗? ”

说着 ,周宣仪把一份协议 ,放在周诗语面前,冷不丁道,“周诗语 ,我劝你,还是把字签了吧!这样不光对你好,对周家也好!”

“这是什么?”江志文拿起协议一看 ,顿时,他的脸色,苍白如雪。

这!居然是离婚协议书!?

“周宣仪 ,你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

江志文生气的看向这个小姨子 。

平日里 ,他没少帮周宣仪背锅,可谓任劳任怨,结果?这周宣仪 ,居然过河拆

“江志文 ,你少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周宣仪一脸冷笑,“周诗语的公司资金链断缺,需要五百万周转。”

“若是没钱? ”

“周诗语就会破产。甚至可能会被股东 ,告向法庭 。”

听到周宣仪的话,江志文一愣,“这么说 ,离婚是为了保护我?”

江志文拉起周诗语的手,一脸真诚,“老婆 ,你放心,我江志文不是势利眼,咱们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 ”

“江志文,我说你能别搞笑么?保护你?你算什么东西,一个没有工作的上门女婿?”

周宣仪不屑的看向江志文 ,“告诉你。”

“李民皓说了 ,只要周诗语和你离婚,他就会拿出五百万 。 ”

李民皓?!

听到这三个字,江志文如遭雷殛的僵在原地。

因为……

李民皓 ,正是周诗语的初恋。

“草踏马,这个狗东西,还惦记我老婆?”江志文涨红脸 ,握紧拳 。

“江志文,你自己没本事怪谁?”

“只会无能狂怒? ”

“这里是五十元。 ”

“拿着滚。”

周宣仪从钱包里,取出五十元 ,丢在地上,一脸讥讽的说道,“做人 ,就要有自知之明 。”

“你给不了周诗语幸福,就趁早放手 。 ”

“省的最后,周诗语坐了牢 ,又给我们周家抹黑。”周宣仪阴阳怪气道。

江志文却是看也不看地上的钱 ,反而询问周诗语,“老婆,能不能别离婚?”

三年前 。

江志文被江家抛弃 ,从豪门少爷,沦为过街乞丐。当时走投无路的他,听说金陵市有大家门户 ,在招上门女婿。

为了一口饭吃,江志文义无反顾的‘嫁给’周诗语 。

结婚以后。

两人朝夕相处,江志文也喜欢上了这个单纯、善良的女人。

“笑话!周诗语不和你离婚 ,她公司断缺的五百万怎么办? ”周宣仪质问道 。

“我……”

上门女婿一直被老婆嫌弃,直到他亮出身份后,妻子惊呆了!-第1张图片

江志文一时语塞。

突然这时,江志文的手机响了。

是一个七位数的号码 。

看到这号码 ,江志文的气质 ,浑然一变,对周诗语说了句我去接个电话,就转身离开。

江志文出门后。

周宣仪看向周诗语 ,大有深意道,“周诗语,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 。”

“只要你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周家…… ”

周宣仪正说着,周诗语却咬着薄唇道,“宣仪 ,你先回去吧 。离婚的事情,我再考虑一下。”

“考虑?周诗语,那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因为你嫁给江志文这废物 ,已经让周家在金陵的名声不好了,若你这次坐牢的话…… ”

“别指望周家救你!”周宣仪说了声,就摔门而去。

看着表妹的背影 。

周诗语心中苦涩 ,无助。在周家 ,她一直不被疼爱。若不然,以周家的财力,岂会拿不出五百万?

不是拿不出 。

是周家不愿给周诗语五百万罢了。

“周家 ,当初是你们让我嫁给江志文,如今,又让我和江志文离婚。”

“你们……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

周诗语眼眶泛红 。

不知周家姐妹的谈话。

江志文来到楼下 ,看着一直响铃的手机,最后,按下接听键 ,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你们害的我家破人亡,现在还找我做什么!? ”

“少爷 ,求求您了。”

“您回家吧 。”

“当年是我们错了…… ”

电话中,传来一男子痛苦哀求的声音,“您大哥入狱 ,江家再无后人 ,老爷不想让江家绝后。”

“回家?”

“哈哈,三年前,我父亲看着我母亲走向绝路 ,对我所承受的屈辱,冷眼旁观。 ”

“他现在怎么好意思让我回家?”江志文目光殷红,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我母亲死的那天,我就不是江家的人了!”

“少爷,当年是您父亲不对 。可他也没有办法 。您母亲身份卑微 ,难以当江家的主母服众。老爷只能眼睁睁,看你们母子被人欺凌。 ”

电话中的男子,苦口婆心道 ,“不过现在好了 。”

“老爷已经是江家的家主,没有人敢再对你指指点点。”

“只要少爷回来,江家的万贯家财 ,就都是您的。 ”

万贯家财?

江志文冷笑不已 ,“对不起,我不稀罕 。”

“唉。少爷,您这是何苦?宁愿留在金陵 ,当一个上门女婿,也不回家享受荣华富贵?”电话中的男子无奈道。

“江家调查我? ”江志文脸色一寒 。

“少爷,其实周家的周诗语 ,根本配不上你。也配不上江家。 ”电话中的男子又道 。

“配不上我的,是我那绝情的老爹,他不配当我父亲。”

江志文说完 ,就挂了电话。

可紧接着,江志文又收到了一条短信,“志文 ,既然你不想回家 。”

“那我就把江南省,江家的势力,都交给你好了 。 ”

“其中包括了金陵市 ,最大的九黎公司。”

“落叶有归根。”

“爸在家等着你…… ”

上门女婿一直被老婆嫌弃,直到他亮出身份后,妻子惊呆了!-第2张图片

看到这条短信,江志文的神色,也有些复杂 。

九黎公司。

金陵市的龙头企业 ,哪怕是豪门周家,在偌大的九黎公司面前,也不值一提。

江志文没想到 ,江家会有这么大的手笔,把九黎公司交给自己?

“哼,江家才不是我的归宿 ,有周诗语的地方,才是我江志文的家 。”

冷笑一声,江志文不屑的删了短信。

江志文回到家 ,周宣仪已经离开了。

穿着白色薄透睡衣的周诗语 ,面带疲惫的从卧室出来,如审问一般的道,“刚才谁找你?”

江志文看了眼貌美如花的妻子 ,心虚的道,“高中同学 。 ”

有关江家的事情。

江志文并不想告诉老婆。因为他再也不会回到,那没有人情味的家族 。

“江志文 ,明天你去找个工作吧。”周诗语突然说道。

她担心自己真的和江志文离婚,对方没有收入来源,会饿死在金陵 。

“好 。”

面对老婆的要求 ,江志文没有拒绝。

“我累了,先去睡觉了。 ”周诗语说着,就起身走向卧室 。

看着妻子的背影 ,江志文本想询问离婚协议书的事情,但最后,他却沉默了。

因为江志文害怕 ,周诗语真的在协议书上签了字。想到结婚三年 ,自己都没有碰过的妻子,最后却可能改嫁他人,莫名的 ,江志文心中一阵酸疼 。

第二天。

江志文和周诗语一起出门。

“好好找工作 。”周诗语穿好高跟鞋,帮江志文整理了下衣领。

“恩,我会努力的。”

看着面前 ,一身ol制服的美丽妻子,江志文重重点头,并笑着道:“等我赚钱了养你 。 ”

“那你可要加油。 ”周诗语点头应了声 ,心中,却没有当回事。

走到小区门口 。

突然,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轿车 ,停在了周诗语面前 。

紧接着。

一名穿着纪梵希西装,带着劳力士手表的年轻男子,从轿车中走了下来。

正是周诗语的初恋 ,李民皓 。

“你怎么来了?”

看到这西装男子 ,周诗语一皱眉,冷不丁的问道,“找我有事?”

“诗语 ,离婚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李民皓走上前,人畜无害的笑道。

“我……”

周诗语欲言又止 ,最后摇头道,“李民皓,你还是回去吧。”她不想当着江志文的面 ,探讨离婚的事情 。

“诗语,别这么冷漠么,以前的你 ,可不是这样的。 ”

李民皓说着,又从怀中,取出一份文件 ,放在周诗语面前。

“这是什么?”周诗语问道 。

“九黎公司的招标文案。”

李民皓笑着道 ,“诗语,我知道,你们公司 ,一直想和九黎公司合作。正好我认识九黎公司的一位高层,从他手里,要到了这个文案 。 ”

“只要你今天晚上陪我吃饭 ,这个文案,就是你的。”

“你说真的?”

周诗语目光一亮。

“君子无戏言 。 ”李民皓认真点头 。

“那好。”周诗语权衡了一下,最后答应下来。毕竟她的公司 ,若能和九黎公司合作,就不用担心破产的危机了 。

“诗语,上车吧。我送你去公司 ,正好,我们商量一下,招标文案的事宜。”

李民皓彬彬有礼道 。

“老婆 ,你不能上他的车。 ”不等周诗语开口 ,江志文就怒目瞪着李民皓,涨红脸道,“李民皓 ,我警告你,离我老婆远点。 ”

“呦,这不是周家的上门女婿 ,窝囊小江么?”

李民皓其实早就看到了旁边的江志文,但他却选择了无视 。

“怎么,窝囊小江 ,不让周诗语上我的车,害怕我给你戴帽子?”李民皓似笑非笑的打趣,“啧啧 ,你可真是一如既往的没出息的啊。 ”

“你……!”

被李民皓羞辱,江志文正要动手。

但这时 。

一旁的周诗语,却拦住了江志文 ,“江志文 ,你别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 ”江志文一愣。

“你知道九黎公司的招标文案,对我有多重要么?”

周诗语失望的看了眼江志文,然后坐上玛莎拉蒂。

“老婆?”

看到周诗语上了李民皓的车 ,江志文连打开车门,慌张道,“老婆 ,你不能上李民皓的车! ”

“江志文,你先去找工作吧 。”

周诗语叹了口气 。

“可是……”

江志文正要开口,一旁的李民皓 ,却走过来,拍了下江志文的肩膀,大有深意道:“怎么 ,窝囊小江,你要找工作?你这废物一无是处,到哪能找到工作 ,当保安都没人要吧。 ”

“正好 ,我们公司的业务员,有个空缺的位置,要不要来试试手?”

“一个月一千五。”

“看在诗语是我初恋的份上 ,你每天再给我们公司打扫一下厕所,我给你加两百元的补助,如何? ”

李民皓大有深意的道 ,“要知道,我们公司和金陵的九黎公司,都是有合作的 。 ”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你要考虑清楚啊。”

江志文推开李民皓的手,瞪着他,“用不着!”

“唉 ,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呢? ”

李民皓摇了摇头,也懒得理会江志文 ,打开玛莎拉蒂的车门 ,坐了进去。

“老婆,我送你去公司,你别坐李民皓的车 。”江志文不死心的看向周诗语 ,希望老婆,可以回心转意。

只可惜。

面对江志文的哀求,周诗语却视若不见 。

“窝囊小江 ,别喊了,你自己没钱,帮不了周诗语 ,怪谁?”

“怪我太优秀? ”

“认识九黎公司的高层?”

“你这是仇富啊……”

车窗摇下,李民皓笑盈盈的看向江志文,耐人寻味道。

江志文怒吼 ,“李民皓,你有钱了不起啊? ”

“不好意思,窝囊小江 ,有钱真的了不起。我让周诗语上我的车 ,她就上我的车 。”

“我让周诗语和你离婚,她就得和你离婚。”

“哈哈哈。 ”

等到李民皓开车离开,江志文失神落魄的走在马路上 。

“钱 ,钱!钱!”

“都是该死的钱!”

“就因为李民皓有五百万,认识九黎公司的高层,我不认识 ,周诗语就上了他的车…… ”

“草 。 ”

江志文越想越气,眼前,不由浮现出 ,周诗语坐在玛莎拉蒂轿车中的画面。

最终。

江志文深吸口气,取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七位数的电话 ,“江家说九黎公司给我,这是真的?”

“少爷,除了九黎公司 ,老爷还说了 ,江南省江家的势力,都是您的 。”电话中传来一男子的声音。

“行,我现在就去九黎公司。 ”

二十分钟后 。

江志文来到了九黎公司。

“这就是江家留给我的公司?”看着面前的摩天大楼 ,江志文深吸口气,有些难以置信。

大!

实在太大了,也难怪 ,九黎公司,可以成为金陵的龙头企业 。只怕光这摩天大楼,就市值三十亿。

正当江志文震撼时。

嗡 ,远处驶来一辆银白色的奥迪A4,车门打开,一男一女从中走了下来 。

男的一身阿迪休闲服 ,穿着耐克球鞋,十分潮流。女的浓妆艳抹,穿着连衣裙和高跟鞋 ,好不妖娆。

正是周诗语的表妹 ,周宣仪,还有她男朋友,李文康 。

“周宣仪?”

看到周宣仪后 ,江志文也有些意外,下意识问道,“你怎么在这?没去学校? ”

“我陪我男朋友来九黎公司拿工程款 。”

周宣仪说着 ,想起什么,从口袋里取出两百元,放在江志文面前 ,一脸鄙夷道,“窝囊废,我没去学校的事情 ,你少和周诗语说。”

周宣仪担心,周诗语嘴闲,把她旷课的事情 ,告诉自己父母。

“钱你拿回去吧 。 ”

江志文拒绝了周宣仪。

“怎么 ,嫌钱少啊?”

身旁的李文康,不屑一笑,伸手从钱包里 ,又取出五百元,丢在地上,一脸怜悯道 ,“够了么?”

李文康知道,周宣仪的这个姐夫,没有工作 ,整天在家混吃等死,花周诗语的钱,典型的窝囊废 、 寄生虫。

“我不要你的钱 。 ”江志文摇头道 ,“我以后会自己挣钱。”

“你挣钱?”

李文康如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阴阳怪气道,“宣仪姐夫 ,你能别搞笑了不?你连工作都没有 ,拿什么挣钱? ”

“谁告诉你我没有工作? ”

江志文指着身后的九黎公司,涨红脸道,“我以后就在这上班。”

听到江志文的话 ,周宣仪和李文康,都是一愣 。

“不行了,我要笑死了。”

突然 ,周宣仪捧腹大笑起来,“我说江志文,你是在搞笑么? ”

“你一个上门女婿 ,还想在九黎公司上班?你真当九黎公司是福利院啊。”

“要我看,你还是去捡垃圾吧 。”

周宣仪把还没喝完的可乐,丢在地上 ,趾高气扬的对江志文道,“窝囊废,别说我没照顾你生意 ,赶紧把瓶子捡起来去卖钱! ”

“你……”江志文生气的看向这个小姨子 ,有些恼怒。

李文康接着道,“江志文,大家都是亲戚 ,这样吧,你呢,给我跪下磕个头 ,叫我一声爷爷。”

“我看在宣仪的面子上,等下去找九黎公司的行政主管,打个招呼 ,让他安排你去九黎公司打扫厕所怎么样? ”李文康一脸耐人寻味 。

“让我给你跪下?”

江志文瞪着李文康,气愤不已,“李文康 ,该跪下的人是你 。”

“你现在叫我一声爷爷,或许还能从九黎公司拿走工程款,不然…… ”

“九黎公司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今天开始 ,九黎公司就是江志文的。他不点头 ,谁敢给李文康钱?

“哈哈哈。”

“江志文,你是想笑死我,继承我的蚂蚁花呗么? ”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

“你以为 ,九黎公司会听你的?窝囊废!”

李文康嗤之以鼻道 。

“那你别后悔,李文康。”

江志文说着,转身走向九黎公司。

到了九黎公司的门口 ,江志文气不过,又回头,对李文康骂道 ,“垃圾! ”

“窝囊废!你他妈再说一遍?!”

李文康本想去追江志文,结果,身旁的周宣仪 ,却拉了他一下,摇头道,“算了 ,文康 ,我们犯不着和一个上门女婿,斤斤计较 。”

“宣仪说的是。 ”

李文康点头,这才搂着周宣仪的腰 ,走向九黎公司。

……

九黎公司的楼顶 。

江志文找到了九黎公司的董事长,马富贵。

“您是……?江少爷?”

马富贵看着面前的年轻男子,揉了揉眼睛 ,有些受宠若惊,早年在江家,他见过江志文。

“是我 。”

江志文点了下头。

“江少爷 ,几年不见,你比过去沉稳了许多。 ”

马富贵一脸欣慰 。在他印象中,曾经的江志文 ,可是很桀骜不驯的,但现在?江志文脸上,却没了那种傲气 。

“沉稳?”

江志文失笑的摇了摇头 ,“不过是岁月磨平了棱角罢了。”想到这几年的经历。江志文轻叹口气 。上门女婿 ,真的不好当。

“江少爷,您这次找我……是准备继承九黎公司? ”马富贵突然问道。

早在昨天 。

马富贵就得知,江家已经把九黎公司 ,转移到了江志文的名下。

“不错。”

江志文重重点头,他受够了寄人篱下的日子 。

因为没钱。

江志文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妻子 ,周诗语,坐上李民皓的豪车,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知道了 。”

马富贵一脸肃然 ,同时从办公桌里,取出一叠文件,放在江志文的面前 ,“少爷,这是九黎公司的股权转让合同。 ”

“只要您在上面签个字,以后九黎公司就是您的了。 ”

江志文拿起笔 ,在合同上 ,写下自己的名字,心里,却有些凄凉 。

离开江家三年 。

终究 ,他还是在现实面前,低下了头。

“恭喜少爷,继承家业 ,哦。还有江南省那边……”

马富贵正说着,咚咚,九黎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外 ,却是传来一阵敲门声 。

“进来。”马富贵说了句。

很快,一名穿着黑色长袜的女秘书,走到马富贵面前 ,鞠躬行礼,“马总,外面一个叫李文康的人找你 ,说是来拿‘百果园项目’的工程款 。 ”

“李文康?李家的小辈吧。”

“行 ,我知道了。”马富贵笑着应了声,正要让财务,给李文康打钱 。

“等等! ”

突然 ,江志文阻止了马富贵。

“江少爷,您有什么吩咐?”马富贵一脸客气的看向江志文,面带讨好。

“让李文康给我滚!”

“九黎公司的钱 ,他这个垃圾,一分都别想拿到! ”

想到方才,李文康和周宣仪欺辱自己的一幕 ,江志文的目光,格外冰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