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带新欢去参加酒席,却看到窝囊前夫坐在主位,她后悔了..

“姐夫,你先别洗了。 ”

一个长相清纯可爱的女生 ,撒娇似的说道 。

她的面前有一个男人,正蹲在洗脸盆前,洗着衣服。

听到这句话后 ,男人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他擦了擦手,有些惊讶的说道:“青丝,你怎么忽然叫我姐夫了...”

男人名叫秦城 ,三年前和林家女儿结婚。

而结婚整整三年以来,林青丝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姐夫!连名字都没叫过 。

林青丝转了转眼珠:“哎呀,人家这不是痛改前非了嘛!”

秦城小声问道:“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

林青丝眨巴着她如水般的眼睛 ,笑嘻嘻的说道:“姐夫,你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情要你帮忙 。 ”

说完这句话 ,林青丝扭头便跑了开来。

对于林青丝的要求,他只能满足,擦了擦手 ,赶紧跟了上去。

“姐夫,上面柜子里有二十万块钱,我够不到 ,你帮我拿一下”

林青丝嘟嘴撒娇

“咣!”

前妻带新欢去参加酒席,却看到窝囊前夫坐在主位,她后悔了..-第1张图片

正当秦城认命的从上面拿下箱子的时候,房间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

“秦城,你敢偷拿钱! ”

林倾城突然闯进了 ,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 。

“不是…我……”

秦城急忙慌乱的起身,匆忙解释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青丝 ,你赶紧解释解释啊!”

然而,此时的林青丝却换了一副脸色。

她满面惶恐的说道:“姐夫,你怎么敢做这种事情呢!! ”

秦城顿时张大了嘴巴 ,满面错愕。

“你...你在胡说什么?刚刚明明是你让我帮你拿的啊!”秦城着急的解释道 。

“放屁!我看见你就恶心,怎么会让你帮我!”林青丝矢口否认,一脸刁蛮的说道。

秦城瞬间明白了 ,这显然是林青丝的阴谋 ,她这么做,就是为了陷害秦城。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 ”林倾城冷着脸说道。

秦城咬了咬牙,他望着林倾城说道:“这是你们姐妹俩的阴谋吧?”

林倾城一愣 ,随即大怒道:“你胡说八道!青丝那么单纯,怎么会陷害你!怎么,自己做的事儿 ,自己不敢承认吗!”

秦城苦涩的笑道:“你们不就是想把我赶出林家么,用得着费这么大的力气吗... ”

林倾城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太好看。

很显然,被秦城给说中了 。

林倾城收起了手机 ,不耐烦的说道:“既然知道,就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吧,待会儿咱们就去把离婚证领了。”

秦城什么话都没说 ,他一脸疲倦的走了出去。

三年了,林家人从未接受过他!

若不是林家老爷子百般阻拦,二人又怎么会走出今天!

这三年来 ,秦城也累了 。

只是...有些对不起林老爷子了 。

自幼便无父无母的秦城 ,是林老爷子出钱养大的。

而秦城也记住他的这份恩情,所以,无论林家人怎么对待他 ,他都认了。

只是到现在秦城都想不清楚,林老爷子为什么执意要把孙女嫁给自己?

想不清楚,秦城便也不想再继续想下去了 。

他无力的走在大街上 ,犹如一只跳梁小丑般可笑。

另外一边,得手的林家二姐妹一脸兴奋。

“总算把他赶出去了!”林倾城笑嘻嘻的说道 。

林青丝连连赞同道:“就是,也不知道爷爷怎么想的 ,居然让你嫁给那么个人! ”

“好啦,不说这些了,赶紧把这个视频交给爷爷 ,我就不信爷爷还不同意我们离婚! ”林倾城有些兴奋地说道。

林家别墅。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脸色铁青 。

“爷爷,他偷家里的钱!这次我必须和他离婚!”林倾城一脸愤恨的说道。

一旁的林青丝佯装委屈的说道:“是啊 ,爷爷 ,他还敢冤枉我!你可一定要把他赶出林家啊!不然谁知道他以后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看到一脸委屈的二姐妹,林老爷子却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

他咬着牙说道:“这一定是你们搞的鬼吧? ”

林倾城一愣,急忙摇头道:“爷爷 ,你说什么呢,我们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儿啊...”

“就是啊,爷爷 ,您是不是糊涂了,我们怎么会...”林青丝跟着辩解道 。

林老爷子却一脸绝望,他瘫倒在藤椅上 ,低声呢喃道:“你们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们...糊涂啊! ”

林家二姐妹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中满是不解之色。

“本想带给林家一场造化,罢了 ,罢了,是我林家没有这个福分...”林老爷子瘫在藤椅上,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爷爷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林倾城小声说道 ,“这秦城不就是你捡回来的吗.... ”

林老爷子躺在床上,满面苦笑,思绪也随之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

当年的林家 ,不过是海边的渔民,和富豪毫不沾边 。

直到那一天,出海打鱼的林老爷子 ,见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他矗立在海面上,抬手间,便可翻云覆雨 ,令天地变色。

一双瞳孔仿佛来自九幽地狱,令人胆战心惊!

林老爷子亲眼看到,这个男人手里提着一个龙头 。

真正的龙头。

那一瞬间 ,林老爷子仿若见到了真神,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跪拜。

也正是这个男人 ,赐予了林家一场造化 ,林家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

而秦城,就是那个男人的儿子!

亲儿子!

那个男人说过,伤势养好以后 ,便会回来带走秦城。

一眨眼,便是二十余年。

尽管已经过去了数十年,可回忆起当年那一幕 ,林老爷子的眼睛里还是不自觉的闪过了一抹惊恐 。

这些话,他从来没对别人说过。

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他匆忙起身 ,一脸凝重的说道:“无论你们说的是真是假,也不管秦城到底做没做过,我都不允许离婚!更不允许他离开秦家!”

“爷爷 ,你说什么呢!”林青丝听到这话,顿时羞愤的跺脚 。

正在这个时候,秦城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走进来的秦城 ,林青丝眼睛一亮 ,她急忙跑过去,拽着秦城的胳膊说道:“你赶紧告诉爷爷,你已经答应跟我姐离婚了! ”

秦城看了林青丝一眼 ,他什么话都没说,而是径直走到了林老爷子面前,垂着头 ,叫了一声爷爷。

看到秦城后,林老爷子匆忙起身,伸手拉着秦城的手腕 ,笑意盈盈的说道:“城城,你什么都不用说了,爷爷相信你 。”

秦城却摇了摇头 ,苦笑着说道:“爷爷,我这次来...是向您道别的 。”

林老爷子闻言,脸色顿时一变 ,他有些着急的说道:“城城 ,你胡说些什么呢!爷爷知道你受了委屈,我现在就让她俩给你道歉! ”

“让我们道歉?凭什么啊! ”林家二姐妹一脸不服气的说道。

“你...”林老爷子刚要出言训斥,秦城便无力的挥了挥手。

他一脸苦涩的说道:“爷爷 ,我知道我配不上倾城,也知道您的恩情我永远都还不完,所以 ,结婚这三年来我任劳任怨,毫无怨言 。”

“可是...这种生活,我受够了 ,真的受够了。 ”

“在林家,,所有人都没有正眼瞧过我。”

“您的恩情 ,我一辈子都不敢忘,但林家......我真的不想再待下去了 。”

说完,秦城弯下了腰 ,对林老爷子深深地鞠了一躬。

随后 ,他扭头便走。

林老爷子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如鲠在喉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走出林家的大门,秦城第一次感觉这么轻松。

屈辱的生活,总算在今天 ,彻底结束了。

“从今天起,我再也不要活的这样下去了! ”秦城在心里暗暗发誓 。

正在这个时候,不远处有四五个人手持棍棒 ,快速跑了过来。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林青丝的男朋友,赵山。

赵山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 ,在社会上交往了一帮狐朋狗友,据说之前为了帮林青丝出气,打断了别人一条腿!

所以 ,看到赵山的时候 ,秦城心里有些紧张 。

“小子,没看出来啊,你偷东西还敢栽赃青丝!”赵山走过来便抓住了秦城的衣领 ,把他按在了墙上 。

秦城咬了咬牙,反驳道:“明明是她栽赃我!”

“啪! ”

赵山脸色一寒,抬手一巴掌就扇在了秦城的脸上。

秦城脸有些发红 ,他硬着头皮说道:“赵山,我已经离开林家了,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和林青丝见面...你松开我。”

“松开你?”赵山嗤笑了一声 ,“那岂不是白白让你碰我女朋友了? ”

说完,他挥了挥手,身旁的几个人便拿着棍子围了上来 。

“给你个机会 ,要么去给林青丝跪下,道个歉,要么我就打断你一只手 ,自己选吧。”赵山挖了挖鼻孔 ,一脸傲慢的说道。

秦城咬着牙说道:“赵山,你别欺人太甚 。”

“欺人太甚? ”赵山抬手又是一巴掌打在了秦城的脸上,“你少跟我废话 ,你跪不跪? ”

秦城脸色异常难看,他已经下定决心,再也不要活成这样!

于是 ,他咬着牙说道:“有本事你就打死我!”

赵山闻言,顿时勃然大怒,一脚便踹在了秦城的肚子上。

秦城倒退了两步 ,他第一次握紧拳头,狠狠地向着赵山的脸上砸去。

可秦城天天在家洗衣做饭,身上哪有几分力气?

这一拳下去 ,非但没有威胁到赵山,反而彻底把他给激怒了 。

“你还敢还手?给我打!”赵山一声令下,那四五个人顿时蜂拥而上。

棍棒如同雨点一般 ,不停地落在秦城的身上。

秦城只能抱着头 ,不停地躲闪 。

很快,他的双臂便开始变得麻木,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没一会儿 ,双手便无力的垂了下来。

前妻带新欢去参加酒席,却看到窝囊前夫坐在主位,她后悔了..-第2张图片

“嘭! ”

终于,在头顶挨了一棍后 ,秦城彻底站不住了 。

鲜血,顺着他的额头一滴滴的流了下来 。

他的意识渐渐地开始模糊,疲倦的感觉袭遍全身。

“好想睡一觉啊...终于解脱了吗...”倒下之前 ,秦城第一次感觉这么轻松。

世界陷入了一片漆黑,黑暗中,似乎有点点光亮 。

“丢脸。”

昏厥中的秦城 ,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谁?谁在说话?! ”听到这道声音 ,秦城顿时有些慌乱的在心里大喊了起来 。

“身为龙之子,却活成你这副德行,简直是在给我丢脸。”那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随后 ,他的面前开始呈现出一副又一幅的画面 。

这幅画面里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整个世界 ,仿佛被黑气给包裹着,犹如人间炼狱一般,令人惊悚不已。

而在画面的尽头 ,有一个男人站在山巅,冷冷的俯视着这一切。

君临天下的气质,犹如君王一般 ,让人忍不住顶膜礼拜 。

然而,这幅画面却让秦城毛骨悚然。

他惊恐的看着这个男人,声嘶力竭的大喊道:“你...你到底是谁!我这是在哪儿!”

那个男人一言不发 ,只是冷冷的盯着秦城。

片晌过后 ,他才缓慢的开口道:“我若是有其他儿子,定不会把传承交给你 。 ”

儿子?

秦城心里一惊,这个人 ,就是自己素昧平生的父亲

他望着这个高大的男人,一股莫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

“您...您是我父亲吗...”秦城失声大喊。

这么多年,他做梦都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可林老爷子从来没有告诉过他。

而秦城不止一次在梦境中与自己的父母相会,可每一次,父亲总是背对着自己 。

那个高大的身影 ,与面前的这个男人缓缓重合。

“父亲!”这一刻,秦城彻底忍不住了,他甚至顾不上脚下尸骸带来的恐惧 ,拼命地向着这个男人跑去。

可无论秦城怎么努力,两个人的距离却依然遥不可及,甚至未近半步!

那个男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秦城 ,片刻后 ,他缓缓的说道:“自今日起,就由你来继承我的传承,希望不不要让我失望 。 ”

说完 ,他便转过身去,再次背对着秦城。

任由秦城拼命地大喊,这个男人也不曾回过头。

那道身影显得高大 ,又有几分落寞,他静静地望着这片世界,似乎有些留恋与不舍 。

很快 ,秦城面前的画面开始崩塌,父亲的身形,也开始一点点消失。

“父亲...你不要走...”秦城拼命地大喊 ,眼泪在一瞬间决堤。

“父亲,求求你不要走...”秦城双腿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

这些年 ,他从无数次幻想 ,若是自己的父母还活着,该有多好。

那样的话,就不会再有人这么欺负自己了吧?

对于亲情 ,他实在太渴望了。

终于,面前的场景开始一点点溃散,很快 ,他的眼前再次陷入了一片漆黑 。

...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一张巨大的双人床上 。

旁边是古香古色的衣物柜,前面则是实木的黄花梨桌椅。

“你醒了啊。 ”这时候 ,秦城的旁边响起了一道声音 。

抬眼望去,只见一个双腿修长、肤如凝脂的少女正站在一侧。

“你是? ”秦城有些狐疑的看着她。

她摆手道:“我看你躺在街上没人管你,就把你送去了医院 ,但奇怪的是,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医生居然说没事儿 。”

秦城锤了锤自己的脑袋 ,不禁在心里嘀咕道:“莫非是因为...那个梦境?”

正在这时候 ,秦城的脑海里浮现出一道又一道的金光。

光芒中包裹着各式各样的功法 、秘籍。

有医学圣典、修仙秘术、当世玄术...

而在他的丹田当中,更是有一股碧绿色的气息,如游龙般起起伏伏 。

“传承? ”秦城猛然惊醒 ,“这就是父亲的传承么?”

想到这里,他不禁大喜过望。

看来方才那一幕幕画面并非是梦境!

“苏小姐,李医生到了。”这时候 ,门外走进来了一个保姆打扮的女人低声说道 。

苏小姐点了点头,随后她看了秦城一眼,说道:“既然你醒了 ,我也就不多管你了。 ”

秦城连忙从床上站了起来,低头说道:“多谢你把我带回来...”

苏小姐白眼道:“庙里的和尚说了,要想救人 ,也得多做善事,我也是为了我爷爷。”

说完,她摊了摊手 ,便准备出去 。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秦城大喊道 。

苏小姐看了秦城一眼 ,摆手道:“名字就不必知道了,大家只是萍水相逢,以后或许不会有见面的机会。”

扔下这句话后 ,苏小姐扭头便走了出去。

秦城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 。

他也没有好意思再多做停留,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走了出去。

门外 ,是一个巨大的私人花园,旁边还停着三辆豪车。

看得出来,苏小姐的条件很优越 。

而在花园的中心处 ,摆着一副白色橡木的桌椅。

一个老人与一个医生打扮的人正坐在那里攀谈着什么。

那位老人头发花白,看起来极为虚弱,像是得了什么重病一般 。

“李医生 ,我爷爷的病就靠您了。”苏小姐走过去,客气的说道。

被称作李医生的人微微点头,淡笑道:“您不必担心 ,我已经为苏老先生看过了 ,他只是精神亏损,阳气虚缺,先吃几服药看看 。 ”

苏小姐闻言 ,顿时大喜过望,满面感激的说道:“真的太感谢您了!”

李医生淡笑道:“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您不必太客气。”

说完 ,他便准备为苏老爷子配药。

“李医生,您是不是看错了? ”正在这时候,一旁的秦城忽然开口说道 。

李医生眉头一皱 ,他打量着秦城说道:“你是哪位?莫非你也是医生? ”

苏小姐也蹙眉道:“你怎么还不走?”

“李医生,您别误会,他只是我一个...朋友 。”苏小姐只能随便找了个理由。

秦城有些着急的解释道:“我虽然不是医生 ,但我能看得出来,这位老先生有生命危险! ”

他清楚地看到,苏老爷子的身前围绕着一团团黑气。

这股黑气 ,与梦境中那副画面里的黑气一模一样!

“胡说八道!”李医生顿时勃然大怒 ,“怎么,你是在怀疑我的医术?苏小姐,您要是信不过我 ,我现在就可以走!”

苏小姐顿时急了,她气愤的看着秦城,说道:“你再敢胡说八道 ,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

秦城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乖乖的站在一旁 ,一言不发 。

正在这个时候,躺在藤椅上的苏老爷子忽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随后便看到他满面痛苦,呼吸困难 ,整张脸都变成了酱紫色。

“李医生,这是怎么回事儿?”苏小姐顿时焦急的问道 。

李医生也有些慌乱的说道:“我...我也不知道啊,这刚刚还好好的 ,怎么忽然..忽然就这样了!”

“那你还不赶紧救人! ”苏小姐厉声呵斥道。

李医生手忙脚乱的跑到了苏老爷子的身前 ,然而这时候,苏老爷子却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仿佛昏厥了一般。

这下李医生顿时更慌了 ,他手足无措,站在那里甚至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好 。

“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救我爷爷!”苏小姐焦急的说道。

李医生慌乱的说道:“苏...苏小姐,您还是赶紧送老爷子去医院吧 ,这里没仪器,我...我也没办法啊...”

实际上这李医生心里很清楚,就算现在把苏老爷子送去医院也来不及了。

苏小姐咬了咬牙 ,她来不及多想,挥手喊道:“送我爷爷去医院! ”

“等等!”

正在这时候,秦城忽然喊了一声 。

他拦住了苏小姐的去路 ,摇头道:“苏小姐,现在送医院根本来不及,老爷子很有可能死在半道上。”

苏小姐闻言 ,水灵灵的大眼睛顿时一瞪 ,眼神之中满是愤怒之意。

“你最好别在这里胡说八道! ”苏小姐怒着脸说道,“你赶紧给我让开,要是我爷爷出了事儿 ,你负担不起! ”

秦城知道苏小姐不会相信他,但苏小姐毕竟是自己的恩人,他绝不可能见死不救 。

于是 ,秦城只能用近乎气球的语气说道:“苏小姐,给我五分钟时间,我保证让苏老爷子起死回生!如果苏老爷子有任何意外 ,我以命相抵!”

“瞎扯,苏老爷子现在的状况恐怕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下去,还五分钟?真是满口胡言乱语!”一旁的李医生忍不住冷冷的嘲讽道 。

秦城扫了他一眼 ,冷笑道:“既然一分钟都坚持不下去,那你觉得送医院还来得及么? ”

李医生面色一僵,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他赶紧闭上了嘴巴 ,悻悻的站到了一旁。

苏小姐冷眼看着李医生 ,眼神中满是怒火 。

随即,她望向了秦城,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你能救活我爷爷 ,我苏家会记住你这个恩情。”

秦城什么话都没说,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抹还魂术的信息。

随后,他走到了苏老爷子的身前 ,将双手放在了苏老爷子的额头上 。

紧接着,他体内那股碧绿色的气息便开始急躁的涌动,顺着秦城的手上 ,向着苏老爷子的额头灌溉而入。

还魂术对灵气的消耗极大,刚刚接受传承的秦城,显得十分吃力。

伴随着体内气息的消散 ,秦城的身体也变得愈发虚弱,不一会儿,额头上便涔出了一滴滴豆大的汗水 。

这期间 ,苏小姐在一旁坐立难安 ,满面焦急,多次想要出声询问,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终于 ,在灵气彻底消散的那一刻,还魂术总算是完成了。

秦城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虚弱的体力 ,让他几近昏厥 。

“你在干什么?!”苏小姐又急又气的说道,“这就是你说的救人?! ”

秦城张了张嘴,想要解释 ,却发现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好心好意救你回来,你居然敢害我!”苏小姐悲愤交加,那眼神恨不得杀了秦城。

“你们几个 ,给我看好他,别让他跑了!剩下的人跟我一起送我爷爷去医院!”苏小姐冷声说道 。

几个保镖立马走到了秦城身前,作势就要按住秦城 。

“咳咳! ”

正在这个时候 ,苏老爷子忽然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咳嗽 ,顿时让现场都凝固了。

率先反应过来的,自然是苏小姐,她快步跑到了苏老爷子面前 ,弯下身子扶起老爷子,激动的眼泪几乎都要流了出来 。

“爷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苏小姐抱着老爷子问道。

苏老爷子皱了皱眉头 ,他从地上缓慢的坐了起来,随即望向了李医生,略带感恩的说道:“李医生不愧是名医 ,这个情,我苏家记住了。”

李医生显得极为尴尬,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

“不是他救的。 ”这时候苏小姐解释道 ,“是那个小伙子救得你。”

苏老爷子一愣,他吃惊地望着秦城,笑道:“年轻人 ,你也是医生?”

“我...我不是医生 。 ”秦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总不能说自己会还魂术吧?

这下苏老爷子更加狐疑了,他望着秦城许久,随即笑道:“财不外露 ,呵呵,我懂,不管怎么说 ,你救了我一命,便是我苏某人的恩人,这个情 ,我会记住的。 ”

秦城连连摆手说道:“您不必客气,要不是苏小姐把我从路上捡回来,我可能都死在路上了。”

苏小姐笑着走到了秦城面前 ,说道:“哎呀,我那只是顺手的事儿,就算是换做别人 ,也一样会救你的 。”

秦城站在那里 ,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过来坐吧。 ”苏老爷子对秦城招了招手 。

秦城也不好意思拒绝,便走过去坐了下来 。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苏婉。”这时候 ,苏小姐忽然伸出她纤细的手,笑意盈盈的说道。

苏婉的手指尽管很细,但握在手里既柔软 ,又温暖,再加上苏婉那温柔的笑容,让秦城一时有些失神 。

“咳咳。”这时候苏老爷子在一旁咳嗽了一声 ,秦城这才回过神来,他连忙说道:“啊,我叫秦城。 ”

“秦城...嗯 ,好名字 。”苏老爷子摸着自己的胡须,意味深长的说道。

简单的交谈过后,秦城得知苏老爷子早些年是战士出身 ,当年更是经历过战役 ,身上留下了不少的旧伤隐疾。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苏老爷子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近几年更是处于垂危之态 。

“秦城 ,我爷爷还能活几年?”苏婉眼神既有些担忧,又隐隐带有几分期盼。

“这... ”秦城一时哑然,他又不是医生 ,哪能知道苏老爷子的寿命。

“生死有命,不必过分在意 。”苏老爷子摆了摆手,笑的颇为洒脱 ,“不说这些了,今晚我会吩咐人准备晚宴,留下来一起吃吧。”

秦城急忙起身 ,刚要说话,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来电人是林倾城 。

他皱了皱眉 ,最终还是没有接 。

不一会儿 ,林倾城发来了一条短信:秦城,你现在在哪儿?赶紧给我滚回来,咱们把事情说清楚!

看到这条短信 ,秦城不禁苦笑了一声。

说清楚?这种事,又如何说得清楚?

“苏老爷子,苏小姐 ,我还有点事,要先回去一趟。 ”秦城起身说道 。

苏老爷子笑着点头道:“好,婉儿你去送送秦小兄弟。”

苏婉连忙应声 ,她伴在秦城一侧,往门外走去。

秦城刚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便走到了苏老爷子面前 。

“去查查他的底细。”苏老爷子沉声说道。

“是 。 ”那男人微微点头 ,随后便退了下去。

苏家别墅的门口,站着一对青年男女。

女人气质非凡,恍若仙女;而男人则显得有几分劳累 。

“秦城... ”苏婉站在门前 ,眼神中带有几分祈求。

秦城连忙看向了苏婉 ,有些紧张的说道:“苏小姐您还有什么事吗?”

苏婉盯着秦城,大眼睛隐隐有些湿润。

随即,便看到她抓住了秦城的胳膊 ,有些祈求的说道:“我知道我爷爷的身体,他已经风烛残年,活不了多久了 ,你...你救救我爷爷,好吗?”

“我... ”秦城显得有些为难,他压根就不是医生 ,又怎能答应苏婉的请求?

秦城本打算拒绝,可当他迎上苏婉那如水般的目光后,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

“我父亲留下的传承那么多 ,我就不信救不活一个凡人!”秦城在心里暗想道 。

随后,他抬头望向了苏婉,点头道:“我试试吧。”

苏婉闻言 ,顿时喜出望外 ,她抓着秦城的胳膊,兴奋地说道:“秦城,谢谢你!我一定会记住你的这个恩情! ”

这是秦城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活着 ,也是第一次有人向他表达感激。

他忍不住苦笑了一声,随后摆手道:“我也不敢打包票...”

这时候,林倾城催促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

秦城连忙跟苏婉挥手道:“我先走了 ,要是有消息,我会尽快联系你的。”

“我开车送你! ”苏婉连忙说道。

“不...不用了 。”秦城急忙拒绝,随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开来。

自从得到了父亲的传承之后 ,秦城便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曾经孱弱不堪的身子,如今一口气跑了数里路都觉得精力充沛 。

数十分钟后,秦城来到了林家的门口。

此时林家的门口停着一辆陌生的奔驰轿车 ,秦城倒没有多想,便快步回到了家里。

沙发上,林家众人正围坐一团 ,除此以外 ,还有一个陌生的青年 。

这青年身材高大,仪表堂堂,一看便是青年才俊。

“你这废物死哪儿去了?”刚一进门 ,林倾城便没好气的骂道。

而一旁的林青丝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惊讶,很显然,她知道秦城被打的事情 。

秦城习惯性的挠了挠头 ,说道:“刚刚在外面出了点事,去了一趟医院,我... ”

“行了行了 ,我没心情听你讲故事 。”林倾城不耐烦的打断了秦城。

随后,她有些刻薄的说道:“既然你已经答应要离开林家了,那我们今天就去把离婚证领了吧。”

秦城下意识的看向了那位青年 ,眼神中不禁浮现起一抹冰冷 。

尽管他对林倾城早已不抱希望,可他没想到林倾城会这么绝情。

“哦,跟你介绍一下 ,这位是山水集团杨义杨总。 ”林倾城看到秦城的目光后 ,毫不避讳的说道 。

你好,早就听倾城提起过你,今天可总算是见到了。 ”杨义笑着说道。

秦城没有理会 ,而是冷冷的望着林倾城,说道:“你要嫁给他,是么?”

林倾城一愣 ,随即哼声说道:“没错,实话告诉你吧,我和杨义早就在一起了 ,只是没告诉你罢了,既然你已经答应离开林家,那正好 ,我们今天顺便去把结婚证领了 。”

听到这句话,秦城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他死死的握着拳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林倾城 ,我伺候了你们整整三年 ,你居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秦城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句话 。

林倾城嗤笑道:“我从来没把你当做我老公啊,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 ,我并没有背叛你。”

说到这里,林倾城顿了一下,继续道:“当然了 ,你要觉得自己被绿了,我也无话可说。”

“你! ”秦城脸色愈发的阴冷 。

“少废话!”林倾城似乎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她拿出了一份离婚协议拍在了桌子上 ,趾高气扬的说道:“你要是不想受辱,就赶紧签了这份离婚协议!当然,就算你不签 ,也碍不住我和杨义在一起 。”

杨义顺手揽住了林倾城纤细的腰肢,甚至在她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这一刻,秦城心里充满了怒火。

但他并没有发作 ,而是大笔一挥 ,唰唰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

“从今天起,我和林家再无瓜葛。 ”秦城声音冰冷的说道。

林倾城抓起了协议书,兴奋地几乎要蹦了起来 。

“好了 ,你可以滚出林家了。”林倾城扑在杨义的怀里,兴奋地说道。

秦城看着林倾城,冷冷的说道:“林倾城 ,你会后悔的 。”

“后悔? ”林倾城嗤笑了一声,“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儿,就是嫁给了你 ,赶紧滚吧!林家不欢迎你!”

“好了,别跟他一般见识。”杨义一脸得意的说道,“为了庆祝这个大好日子 ,我请你去吃西餐。 ”

“好,谢谢老公! ”林倾城撒娇似的说道 。

秦城心在滴血。

结婚三年,林倾城从来没有叫过自己一声老公 ,而今天却当着自己的面 ,如此称呼另外一个男人。

他摇了摇头,一脸苦涩的走出了林家 。

不一会儿,林倾城 、杨义还有林青丝便走了出来 。

“看到了吗?我老公的奔驰!”林倾城冷笑道 ,“你这辈子估计坐不上奔驰了。”

秦城什么话都没说,甚至懒得和他们一般见识。

正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疾驰而来 ,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秦城面前 。

下一秒,便看到一个身材火辣 、气质出众的女孩,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女孩约莫二十出头 ,水灵灵的大眼睛犹如两颗宝石,肤色更像是冬季里的白雪,一头乌黑色的头发自然垂在两肩 ,修长的大腿在短裙的包裹下,更是显得完美绝伦。

“好漂亮... ”林青丝忍不住失声呢喃,在她面前 ,即便是林家的姐妹花 ,也瞬间黯然失色 。

“秦城,事情还没办完吗?赶紧上车吧,我爷爷还在等你呢。”这女孩对秦城眨了眨眼 ,一脸亲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