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以为找了个窝囊废结婚,查清楚丈夫的真实身份竟然是...

“林漠,你进了我家的门 ,便和林家再无关系!”

“那是你妹妹,你凭什么让我们花钱救她? ”

林漠狂奔在去医院的路上,耳边不断回响着 ,妻子许半夏家人对他的冷嘲热讽 。

林漠出生于一个无比辉煌的大家族 ,但在他十二岁那年,家族遭遇横祸,整个家族一夜间覆灭。

父亲守卫家族而死 ,母亲受重伤,硬生生拖着他和妹妹林曦逃了出来。

母亲坚持了五年,最终还是伤势复发而亡 ,只剩下妹妹林曦与他相依为命 。

家族当初到底为何遭受厄难,林漠已经记不清了 。

母亲去世之前,把一块玉佩极其珍重地交给林漠。

虽然母亲说的不是很清楚 ,但林漠隐约觉得,家族的覆灭,全都是因这块家传玉佩而起。

他很小的时候 ,就听父亲说过,这块玉佩里面,藏着林家兴盛的秘密 。

没了母亲 ,十七岁的林漠就负担起养妹妹的责任。虽然辛苦 ,倒也能咬牙坚持。

三年前,林曦得了白血病,为了十万块的彩礼给妹妹治病 ,林漠嫁到许家 。

这三年时间,林漠受尽冷眼,但他都认了。

如今 ,病情严重恶化的妹妹,终于寻到了匹配的骨髓,但需要三十万手术费。

妻子许半夏出差 ,手机根本打不通 。

林漠拿不出这笔钱,找许家的人借,却被赶出了许家。

跑回医院主任办公室 ,林漠咬了咬牙,推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坐着一个戴着眼镜,神情傲慢的男子 ,是科室主任赵家凡 。

赵家凡是许半夏的学长 ,也是许半夏的追求者之一。

许半夏的家族是做医疗生意的,林漠被许半夏安排到医院上班,原本还在后勤上班。

赵家凡仗着家里关系 ,升到主任之后,就处处刁难林漠 。

后来,干脆就把林漠赶去扫地了 ,从一个后勤人员变成了清洁人员 。

但是,林漠的妹妹就在赵家凡的科室里治病,林漠也只能忍气吞声。

只要能保住妹妹的命 ,做什么他都愿意!

“赵主任……”林漠带着一丝哀求:“半夏出差了,可能正在忙着,电话打不通。”

“要不 ,你……你先把曦儿的手术安排上 。手术费,我肯定会凑齐的! ”

“呵呵…… ”赵家凡冷笑:“林漠,你在医院时间也不短了 ,应该知道医院的规矩。三十万手术费 ,可不是小数目,回头你赖账了,我怎么办?”

林漠心中一怒 ,低声道:“赵主任,我在医院干了三年,你觉得我是赖账的人吗?”

“这可不好说! ”赵家凡慢悠悠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林漠面色急变 ,咬了咬牙:“赵主任,我在医院三年,一分钱工资没拿。”

“这些钱 ,不够三十万,但也差不了多少 。回头等半夏回来,我再找她借点…… ”

“别回头了 ,现在就借吧!”赵家凡笑道:“哦,对了,我听说半夏不接你电话?”

“要不这样吧 ,我给她打一个? ”

赵家凡说着 ,拿起手机拨了许半夏的号码。

响了三声,电话就接通,许半夏清冷的声音传来:“赵主任 ,有什么事?”

林漠的心猛地痛了一下,这几天时间,他给许半夏打了上百个电话 ,一个都没接。

赵家凡打一次就接了,这说明了什么?

三年夫妻,虽然没有夫妻之实 ,但林漠对她一点都不差 。

她看不上自己,可林漠却也认定了她,挖心掏肺对她好 ,她就是这样对自己的吗?

“没事,就是打电话问候一下。”赵家凡得意地朝林漠晃了晃手机。

林漠胸口快炸开了,他刚要说话 ,赵家凡却抢先一步:“半夏 ,不好意思,我这有点急事,先挂了! ”

赵家凡挂断电话 ,根本不给林漠说话的机会 。

“林漠,看到没?不是半夏忙着,而是人不愿接你的电话!”赵家凡斜瞥林漠。

林漠握紧双拳 ,妹妹的危机,妻子的冷漠,岳母一家人的嘲讽 ,都让他接近崩溃。

赵家凡突然笑道:“要不,我给你出个主意?”

林漠看了赵家凡一眼,咬牙低声道:“什么主意? ”

“你不是有两个腰子嘛 ,卖一个,或者能凑到钱呢! ”赵家凡笑道:“反正全世界都知道,半夏根本不和你同房 ,你那俩腰子 ,留着有什么用啊,哈哈哈……”

林漠面色惨白地走出赵家凡的办公室,失魂落魄地来到妹妹的病房 。

刚进门 ,却发现病房里已经换人了 。

他面色一变,连忙急道:“你们……你们怎么在这里?我妹妹呢?”

里面的家属瞥了林漠一眼:“你说刚才那个小女孩吧?好像是没交费,被人扔出去了! ”

“什么!?”林漠急吼一声 ,匆忙狂奔出去。

刚到楼梯口,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尖叫。

“出事啦!”

林漠急忙跑过去,等他看清外面的情形 ,顿时如遭雷击!

“曦儿! ”林漠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狂奔过去,把自己的妹妹林曦抱在怀中 。

林曦气息微弱 ,看到林漠,瘦弱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哥 ,他们都说 ,我是你的拖油瓶。我……我走了,以后……以后不拖累你了,你要好好的……”

“曦儿 ,你……你听谁胡说的!”林漠转头大吼:“救人!救人啊! ”

几个医生护士跑过来,却被赵家凡拦了下来:“他们还欠医院三万多呢,你们把人抢救了 ,这费用你们出?”

那些医生护士顿时被吓住了,都不敢过去帮忙。

“哥,不要浪费钱了……”林曦紧紧抓着林漠的胳膊 ,气息越来越微弱,但还勉强笑着:“这辈子,有你当我哥 ,我……我好幸福 。只可惜,这辈子太……太短。如果还有下辈子,我……我还要当你妹妹…… ”

说完 ,林曦的手便慢慢垂了下去。

林漠心如刀绞 ,紧紧抱着林曦,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曦儿!不要离开我,不要……”

四周围了不少人 ,指指点点 。

突然,有人惊呼:“他……他的眼泪怎么是红的……”

“血泪!血泪啊! ”

林漠眼中尽是泪水,一点点赤红 ,顺着脸颊低落,与林曦的血液混在一起。

妻子以为找了个窝囊废结婚,查清楚丈夫的真实身份竟然是...-第1张图片

没人注意到,这混合后的血液,竟然被林漠胸口的一块玉佩慢慢吸收了。

突然 ,林漠脑中轰然一声响,一个苍凉的声音,犹如经历了悠悠万古 ,传到林漠耳中 。

“吾乃开创林氏家族之族主 ,神医圣手林崇轩。特将一身所学,尽藏于此玉佩。后世子孙,可用林氏血脉开启玉佩 ,得吾传承,悬壶济世,度尽苍生! ”

紧跟着 ,一股庞大的信息瞬间冲进林漠的脑海,林漠只感觉自己的脑子快被撕裂了 。

过了良久,这些信息方才停止 。

林漠再次睁开眼睛 ,双目当中竟然有光芒流转。

他看了看怀中的妹妹,能够清晰地发现,她的生机还未彻底断绝。

林漠毫不犹豫地伸手按住她身上几处穴位 ,帮她留住这些生机,抱着她离开了医院 。

林漠抱着林曦,跑到最近的元圣大药房。

这是广阳市最大的连锁店 ,老板名叫陈圣元 ,在广阳市的大人物。

许半夏的许家,大部分业务,都是跟元圣集团挂钩的 。可以说 ,元圣集团,掌控着许家的经济命脉!

每个药房都有坐诊的医生,医术都很高明。

看到林漠抱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女孩子进来 ,店里一群人都是惊呆了。

“喂,她这样的伤,来药店没用 ,快点去医院吧!”一个年轻导购员拦住林漠:“我们药房没有医院那些设备,没法抢救!”

“不用! ”林漠摇了摇头,低声道:“我要买一套银针!”

“银针?”年轻导购员愕然 ,这玩意,很少有人买的 。

“你买银针做什么? ”一个白须老者突然问道。

年轻导购员,看到白须老者 ,立马满脸恭敬道:“贺老!”

这白须老者名叫贺金焱 ,乃是圣元大药房的供奉神医,医术高明,在广阳市排的上前三。

元圣大药房能有如此威望 ,与贺老的坐镇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

林漠也没理会他,沉声道:“我要买一套银针!”

年轻导购员带着谄媚和愤怒,低喝道:“喂 ,贺老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

“我要买一套银针!”林漠突然加大了声音。

“你吼什么!”年轻导购员也怒声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想在这里闹事?你…… ”

贺老摆了摆手,年轻导购员立马闭嘴。

妻子以为找了个窝囊废结婚	,查清楚丈夫的真实身份竟然是...-第2张图片

贺老看了林漠怀里的林曦一眼,轻轻叹了口气:“年轻人 ,这个小女孩已经去了,你要不还是先把她安葬了吧!”

“她没死!”林漠大吼 。

“你敢这样跟贺老说话…… ”年轻导购员再次要发飙 。

贺老制止年轻导购员,他能看得出 ,林漠极其悲痛 ,有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

“年轻人,老朽行医四十余载,眼光还是有一些的。这小女孩 ,的确已经没了生机…… ”

“我再说一遍,她没死!”林漠怒声道:“我要银针,你们有没有银针!”

贺老眉头皱起:“你要银针做什么? ”

“我要救她!”林漠大声道 。

“救她?”贺老看了林漠一眼 ,心中怀疑,这年轻人是不是失心疯了。

人死不能复生,纵你医术通天 ,也救不活一个死人啊!

但是,林漠看上去很冷静,双目当中的自信 ,让贺老也是惊讶。

“店里没有银针…… ”贺老轻声道 。

林漠转身就要走,贺老迟疑了一下,突然道:“不过 ,我有一套银针 ,可以借你用一下……”

林漠停下,看着贺老,缓缓点头:“多谢!”

“去把我的银针取出来 ,还有,把后面的房间腾出来。 ”贺老吩咐道。

年轻导购员面色微变:“贺老,这人都死了 ,要是出什么事……”

“出什么事,我担着!”贺老平静地道 。

年轻导购员不敢说话,连忙跑过去准备了一番。

林漠在贺老的陪同下 ,抱着林曦去了后面房间。

房间里有一张病床,把林曦放在病床上,贺老也把一包银针拿了过来 。

年轻导购员恶狠狠地道:“喂 ,这是贺老自己用的银针。这么多年,贺老这包银针,救活了无数人。 ”

“今天借你用 ,是你莫大的荣幸 。”

“不过 ,你竟然在一个死人身上用这套银针,简直是对贺老的侮辱!”

林漠抚摸着那银针,竟然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脸上更是自信满满 。

年轻导购员撇嘴:“哼,白费力气,我还没见过死人复生的呢! ”

“行了 ,你出去吧! ”贺老挥手。

“我……”年轻导购员一愣,最后还是悻悻地离开了。

“需要我帮忙吗?”贺老轻声问道,虽然知道这是徒劳 ,但这样做,或者能让林漠少点悲痛吧 。

贺老行医多年,向来心地良善 ,在广阳市,名声极佳。

纵然对一个不认识的人,依然带着一份同情 ,这也是贺老名声显赫的主要原因。

林漠看了贺老一眼 ,轻声道:“麻烦你帮我按住她这两处穴位! ”

林漠指的是百会穴和涌泉穴,刚好在头顶和足底 。

百会穴,百脉之会 ,贯达全身。头为诸阳之会,百脉之宗,而百会穴则为各经脉气会聚之处。穴性属阳 ,又于阳中寓阴,故能通达阴阳脉络,连贯周身经穴 。

涌泉穴 ,位于足底,体内肾经的经水由此外涌而出体表。

贺老略有疑惑,但还是按照林漠的要求 ,按住了这两处。

林漠拿起旁边的银针,深吸一口气,突然将三根银针同时刺在林曦的面上 。

贺老直接瞪大了眼睛 ,这三根银针 ,极其准确地刺进了三个穴位,分毫不差。

纵然贺老行医多年,熟练至极 ,也无法做到把三根银针同时准确地刺到位。

这年轻人,竟然有这样一身本事?

只是,你纵有通天的本事 ,也无法让死人复生啊!

在贺老心中思索的时候,林漠已经把二十三根银针,分别刺进了林曦身上 ,二十三处不同的穴位 。

贺老看着这些银针走向,面色逐渐变得凝重,甚至到了惊讶 。

直到林漠把最后一根银针刺进去 ,贺老的表情彻底凝固了。

而就在此时,已经“死了”的林曦发出一声轻呼,手指微微动了动。

贺老面色大变 ,他惊撼地看着林漠 ,颤声道:“这位小友,您……您刚才用的这套针法,有……有名字吗?”

贺老心中有了个猜测 ,只是,他不敢相信,只能这样问一句 。

林漠面容平静:“造化神针! ”

“果然如此!”贺老一声惊呼 ,颤声道:“我师祖曾说过,这世上,真正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医术 ,唯有一套夺天地造化的造化神针。”

“只是,这造化神针,已失传数百年 ,没想到,今日老朽竟然有幸窥视一二,上天待老朽不薄啊! ”

言罢 ,贺老又对林漠拱手拜下:“这位小友 ,老朽刚才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之处,还请小友见谅!”

“无妨!”林漠顿了一下,沉声道:“此事 ,不可外传! ”

玉佩的事情,暂时不要散播出去才是最好的 。毕竟,当初林家就是因为这玉佩才灭亡的。

贺老微微诧异 ,旋即明白。造化神针,非同小可,一旦传出去 ,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事情呢!

“小友放心,老朽绝不外传!”贺老恭声道 。

此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哗:“王经理 ,就在这里。那个人,也不知道给贺老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把一个死人弄到这里 ,你说晦气不晦气。”

房门被人推开 ,那个年轻导购员带着店里经理走了进来 。

王经理看到贺老,脸上露出一丝谄媚的笑容,恭声道:“贺老 ,您先去休息吧,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 ”

贺老根本都不理他,还在恭敬地看着林漠。

王经理也没在意 ,看了看屋内的情况,冷声道:“把这个死尸给我扔出去! ”

“放肆!”贺老立马怒喝一声。

王经理吓了一跳,低声道:“贺老 ,这人死了,留在这里,岂不是……”

“谁说她死了! ”贺老怒声道:“你没看见这位小 ,不,这位先生,已经……”

贺老想说林漠救活了林曦 ,但话到嘴边就停下了 。

一旦这么说 ,那岂不是暴露了林漠的事情?

“这位小姑娘,只是受伤很重而已!”贺老冷声道:“你们出去,我还要给她进行治疗! ”

“啊?”王经理愕然:“贺老 ,刚才不是您说她已经死了吗?”

“我看错了,不行吗? ”贺老冷声:“你是不是想嘲讽老朽,老眼昏花了?”

王经理顿时满头大汗 ,贺老是圣元大药房的中流砥柱 。

圣元集团的老板,对他也得恭恭敬敬的,岂是他们这些人敢随意顶撞的?

“滚出去!”贺老怒喝一声。

“是 ,是…… ”王经理点头哈腰,带着导购员落荒而逃。

门外,传来王经理愤怒的声音:“这就是你说的死人?王八蛋 ,你是不是想害死老子?”

把房门关上,贺老恭敬地看着林漠:“老朽贺金焱,还未请教这位先生尊姓大名!”

“林漠! ”

“原来是林先生! ”贺老深吸一口气 ,看着病床上的林曦 ,低声道:“林先生,还有什么需要老朽帮忙的吗?”

林漠沉默了片刻,突然抓起桌上的纸笔 ,刷刷刷写下一个单子 。

“你去帮我抓点药!”林漠把一张单子递给贺老,同时翻开口袋,但就是掏出了几十块钱。

林漠不由有些尴尬 ,这单子上有很多值钱的药材,全部拿下来,估计得两千多。

他这点钱 ,连零头都不够啊 。

贺老看出林漠的状况,连忙接过单子,颤声道:“林先生 ,老朽在圣元大药房,还有些说话的资格。这些药,无需花钱! ”

林漠看了贺老一眼 ,缓缓点头:“多谢老先生。不过 ,我林漠做事,向来不亏欠别人 。你帮我把每种药材都拿十份,我准许你把这个单子留下来自用!”

若是一般人对贺老说这样的话 ,那简直就是大不敬。

可林漠说出这番话,贺老只觉得这是圣谕一般。

无他,能用造化神针的 ,岂是一般人能比的?

他随便一个单子,就是无价之宝啊!

“多谢林先生!”贺老一再道谢,捧着单子 ,如获至宝,匆匆跑出去了 。

没多久,贺老拎着大包小包进来了。

“林先生 ,这是您需要的药材,您清点一下。 ”贺老道 。

林漠看了一眼,这贺老做事真的很认真 。每种药材 ,他都分的好好的。而且 ,从气味色泽上就能看出,全都是上品。

林漠得到了玉佩的传承,里面有他先祖一生所学 ,包括他的行医经验 。这些药材,林漠以前虽然没见过,但现在一眼就能分辨出好坏了。

“多谢贺老!”林漠将那些药材接过来 ,仔细分了一包出来。

贺老也搬了一个熬药的机器进来,同时站在旁边,屏气凝神地看着 。

药单固然重要 ,但最为重要的,其实还是熬药的方法。

很多独特的配方,需要特别的熬制方法 ,不然无法成药。

林漠也没藏私,既然说了要把这个配方给贺老,那就要全教给他 。

这些药物 ,林漠不是一股脑全部倒进去 ,而是有顺序地放进去。一边放,一边还给贺老解释。

“时间,火候 ,顺序,以及药罐的材质,缺一不可 。你必须牢记每一步 ,否则,日后炼药出现差错,药效就未必这么好了!”

贺老犹如小学生一般 ,拿着纸笔,恭恭敬敬地把一切记在心里。

一个小时后,药成!

打开药罐 ,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没有丝毫的怪味。

嗅着这味道,贺老只感觉神清气爽 ,不由震撼:“林先生 ,这是什么药?怎么……怎么味道这么好? ”

林漠平静地道:“这叫小归元丹,治疗伤势有奇效 。一般人服用,还能延年益寿 ,强身健体!”

“丹?”贺老诧异,不是药液吗?

凑过去一看,果然 ,在那药罐底部,有十几颗黑色丹药,静静躺在里面 。

“这……这竟然是炼丹!? ”贺老瞪大了眼睛 ,这种方法,他也是听过,但从未见过啊。

林漠拿出一颗丹药 ,用水度着,让林曦服用下去。

贺老瞪大眼睛看着,只见林曦身上的伤口 ,竟然肉眼可见的在慢慢愈合 。

“这……这真的是太神奇了!”贺老惊呼 ,这种事情,他可是闻所未闻啊。

他看向那罐丹药,毫无疑问 ,这随便一颗药丸,拿出去都能卖到天价啊!

看到伤势恢复,林漠也舒了口气。至此 ,林曦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

他拿出三颗,递给贺老:“这三粒送你了。”

“多谢林先生! ”

贺老毫不客气,伸出双手恭敬地接过。他不是贪小便宜的人 ,但这种丹药,是有钱也卖不到的啊!

把三颗丹药慎之又慎地装进口袋,贺老恭敬地看着林漠 ,脸上尽是佩服 。

如此年纪轻轻,却有这样逆天的医术。贺老毫不怀疑,日后林漠的成就 ,绝对不是一个广阳市能容纳的!

林曦虽然救回来了 ,但呼吸还是有些不顺。

林漠坐在床边,片刻不离地盯着 。他只有这一个亲人了,无论如何 ,都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

期间贺老过来看了几次,也安排人给林漠送了一些吃的。只不过,林漠基本没什么心思吃。

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多 ,林曦的呼吸逐渐平稳,林漠也终于舒了口气 。

这一下,林曦这条命算是彻底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此时 ,林漠方才感到一阵的饥饿 。端起旁边的饭菜,也不管饭菜全凉了,三下五除二吃了个干净。

林漠拿出手机 ,沉思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再给许半夏打个电话。

许半夏虽然对他没什么感情,但毕竟三年夫妻 ,如此绝情 ,就太让人伤心了!

电话响了几声,终于接通,林漠的心也悬到嗓子眼了 。

“半夏…… ”林漠刚说了一句 ,电话那端突然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我不是半夏!”

林漠面色变了,这都快十一点了,妻子的电话 ,怎么是一个男人接的?

“你是谁!”林漠沉声道:“半夏呢? ”

“半夏?哦,刚才运动完出了一身汗,正在洗澡呢!”男子声音得意:“至于我是谁 ,呵呵,你猜啊?”

“半夏的手机怎么在你这里?她……她在哪洗澡? ”林漠急道。

男子哈哈大笑:“我俩在一个房间,她洗澡了 ,手机当然在我这里了。”

“洗澡,当然是在浴室洗澡了,难不成在厨房洗啊?”

林漠:“你俩怎么在一个房间! ”

“大晚上的 ,男女在一个房间 ,多正常啊 。”男子嘿嘿笑着:“喂,你这大晚上的打电话,不怕影响别人的好事啊?”

“你……你…… ”林漠恼怒:“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就不用管了 ,但是,我知道你是谁。”男子冷笑:“你就是许半夏那个废物老公林漠,对吧? ”

“哈哈哈 ,听说你跟许半夏结婚三年,连许半夏的床都没上过。啧啧,那你肯定不知道 ,你妻子的身材皮肤到底有多好吧,啊哈哈哈…… ”

男子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林漠几欲疯狂 ,再次拨了过去,没人接。

林漠的心犹如刀绞一般,他怎么也想不到 ,自己结婚三年的妻子 ,竟然会背叛自己!

难怪她不接自己的电话,难怪许家的人这样对待自己。原来,他们早就决定了这一切啊!

茫然沉默良久 ,林漠胸中突然升起一团怒火 。他猛地站起身,咬牙道:“许家,这件事 ,我不会罢休的!我要让你们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