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卧虎悍将》主创:认真做一部展现雄性荷尔蒙的电影

2019年9月16日,由亚太联盟(厦门)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出品,北京用心之作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北京智冠影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摄制,北京言溪互娱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独家宣发,新锐导演李健执导,总制片人孙笑童,户国防、张立、张亚奇、骆达华、梁家仁、孙蛟龙、周浩东主演的警匪题材的动作电影《卧虎悍将》正式登陆腾讯视频。

该电影因汇集一众戏骨和国内顶级动作团队,一经播出,便引起广泛关注。

曾经被动作片深深影响的人们,仿佛回到单纯、热血的80、90年代。

彼时,大家挤在电视机跟前,播放着从地摊上淘来的VCD、DVD碟片,这些碟片的封面大多色彩明艳,各式各样的武打明星,做着帅气的动作,他们是很多人年轻时期的梦想――他们大义凛然,体力惊人,吊在半空、飞檐走壁,做出令人望而生畏的回旋踢。

有时他们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但更多的时候他们是英雄,他们不畏强权,动作优美,从高处跳下,或遭到重击后飞出、落地,将桌椅砸烂。

距离上个世纪90年代,多个名噪一时的动作团队解散,已经二十多年。形形色色的奇幻片、仙侠片,挤占了影视市场,可是有些固执的人,还是无法释怀,无限缅怀那个充满热血的时代,为动作片再次崛起的那一天努力着。

导演李健专访视频

导演李健:展现雄性文化是我的创作方向

记者:我们在您的履历中看到有您多种的身份,比如导演系毕业、做过编剧,而且还创办过一线的动作团队,这些经历给您的电影带来了什么?

导演李健:我觉得作为一个导演来说,这些经历会让一个人站在他所扮演的角色中去思考事情,而不是禁锢在一个身份中。这个特殊的经历对导演创作是非常非常有帮助,它带来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独家专访《卧虎悍将》主创:认真做一部展现雄性荷尔蒙的电影-第1张图片

对故事中多个人物痛下杀手,导演:人物不能有光环,一切为剧本服务

记者:《卧虎悍将》的剧作中,大多数人物没有光环,危机时刻很少有天降神兵式的拯救,网友都说您对故事里的人物痛下杀手,针对这一点,您是怎么看待的?

导演李健:这个电影主要讲关于男性友情的故事,男性之间的感情不太能用语言表达;而且他们的身份已经决定兄弟情是非常奢侈的需要。人物有光环意味着虚假和不够写实。尤其在特殊情境中,战友的牺牲对于一个战士来说是痛心疾首的事,战友死后他还必须面临选择。可是,在每一个阶段,每一个死去的队员,对主人公来说都是一次成长和经历,必不可少。

独家专访《卧虎悍将》主创:认真做一部展现雄性荷尔蒙的电影-第2张图片

记者:那拍摄演员死亡的过程中,他们有没有提出异议?

导演李健:没有,他们死得都挺开心的。演员们都很敬业,坚持一切为剧本服务。

不会为了追求商业,强加爱情线

记者:在拍摄的过程中,您经历过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

导演李健:说起困难,相信所有的导演都会遇到,比如常见的时间和资金的限制,可能会让片子的实现度、完成度有些折扣;《卧虎悍将》由于题材的不同,拍摄上确实很困难,武戏的拍摄难度非常大,一两句话难以概括。期间大家都努力克服,电影最后也基本完成。

独家专访《卧虎悍将》主创:认真做一部展现雄性荷尔蒙的电影-第3张图片

记者:对于一部商业电影来说,需要考虑不同性别的受众,所以剧作中会让男性和女性角色戏份做出均衡,可《卧虎悍将》中女性角色很少,难道您没有商业方面的考量?

导演李健:《卧虎悍将》是一个纯男人的戏,关于友情,关于生命,应该把男性之间的情谊给凸显出来,把中国的雄性文化先诠释清楚。另外,现在很多剧作讲究情感内容的丰富,渐渐形成了一个有规律的东西,规律用得多了,难免公式化。与其这样循规蹈矩,一个纯粹的东西反而更可贵。

记者:这部电影95分钟,节奏紧凑,故事较复杂,当初为什么想这样架构故事?

导演李健:一个故事,如何讲述更加紧张刺激?紧张刺激的诉求满足后,如何使整个事件的环节更加有机?从戏剧冲突的角度来讲,我们安排了两条线,一条是关于黑帮内部的冲突;第二条是一个卧底警察完成任务的线。这两条线是相互对照、交织在一起的,在想一些商业、或者其他问题之前,我们首先想的是:如何使这个电影更加精彩。

《卧虎悍将》是一个新起点

记者:您在《卧虎悍将》中做了什么样的创新

导演李健:从故事层面来看,无论是简单流水的剖析卧底的艰辛,还是复杂讲述卧底完成任务的经过,唤起人们对这个特殊职业的同情也好,尊敬也罢,通常都会沦为个人英雄主义的表达。这个电影里,大家会看到特警们执行任务的方式不同,但是他们对于职责的坚持是相同的。

由此展现他们对于兄弟情感、对生命、对责任的看法,这是我在创作这部电影的主题上做的一次延伸。现在中国电影的雄性文化是缺失的,我希望能补齐这一块,从中国的电影里边让雄性文化再次崛起。

记者:拍完这部影片之后,您收获了什么?

导演李健:在所有的类型片中,动作片一直是我非常感兴趣的题材。《卧虎悍将》也倾注了我很多精力和心血,它把我前期的那些总结,甚至对电影的认识都融汇进去,和之前的作品有很大不同。在我的职业生涯当中,它给我的创作带来一次重大调整;让我更加明确以后的创作方向,它是一个新的起点。

记者:现在许多动作片普遍更注重特效,比如3D特效、钢丝威亚,您对这些现象是怎么看的?

导演李健:首先,我觉得做中国的动作片要有自己的态度;如果一部动作电影因为加入太多特效显得不真实,或者上来就填鸭式的喊口号表明态度和立场,这是虚假的爱国主义,不是我要做的事情,动作片还是要回归到整个电影本身的人物塑造、关于人性的表达上来,这是我以后的创作方向。

独家专访《卧虎悍将》主创:认真做一部展现雄性荷尔蒙的电影-第4张图片

选用实力派演员,不计成本,只因他们适合

记者:关于剧中的其他角色的选择上,您用了几个老戏骨,比如骆达华、梁家仁、张立和孙蛟龙。那么,当初关于人物设计方面,您的设想是怎么样的?他们拍摄效果如何?

导演李健:在创作的初期设计角色的时候,我就会考虑最合适的演员是谁。当时选择骆达华、孙蛟龙、梁家仁老师,是出于角色的考量,事实证明选择他们也非常准确,他们的人物性格和形象都很符合角色。他们都是专业的演员,在初期创作的时候,已经跟他们全部聊通,在现场只需要对他们的情绪进行有效的把控。骆达华是个我非常欣赏、也是非常优秀的演员。

至于张立,他表演非常有张力,爆发力也很强,不负这个名字。爆发力强的演员容易失控。在现场跟演员讲戏中的状态,还是让他们自由发挥,都需要精准的把控情绪和内容。我跟他合作很多年了,我们的友情非常深厚。他在我心目中是一个演技上乘,对人物的表达非常准确,同时又非常专注的演员。在他身上,可以看到中国男人、男演员最好的气质,这一点深深地吸引我。

在拍摄现场,有几场戏我挺感动的。其中一场戏是他跟孙蛟龙之间发生肢体冲突,当时他入戏太深,真的动手了。所以,大家在电影里看到那些动作都是真实的,蕴含着力量的。

这是动作片的末法时代

记者:《卧虎悍将》中有一个非常令人难忘的长镜头,它拍了多长时间?拍摄时有遇到哪些困难?

导演李健:一般来说,长镜头调度比较困难,对于整个摄制组的配合度要求比较高。因为我们的动作团队比较强悍,演员户国防是动作演员出身,他有能力驾驭,我才敢设计出一条从街头打到巷尾的长镜头。这场戏本来可以更加完美,但是由于时间的问题,没有达到我的心理预期,也是一个小小的遗憾。

记者:您本人也有自己的制作公司,您认为团队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导演李健:最大的优势应该是动作团队。我们一直认为,中国电影能屹立于世界,最能上得了台面的就是动作片。

而我们拥有中国一线最年轻、有潜质的动作团队。而当今中国电影的动作片,普遍缺乏态度。我们的方向是要创造出具有这个时代特色,表达对时代的强有力态度的电影。在我看来,现在是中国动作片的末法时代,但凡末法时代都会期盼着英雄的出现。我希望他们能够创立自己的全新时代。

记者:您对男演员户国防有什么样的评价?

导演李健:我认识国防很多年。可以说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到现在的,他作出的所有努力,包括和他对电影的专注、对于动作片的理解,在许多动作演员中比较难得的。之前,我一直强调现在是中国动作片的末法时代,除了以前的那些创作出经典的老前辈,到现在武星出现断档,我希望国防能够填补这个时代缺陷,这是我对他最大的期许。

电影《卧虎悍将》在叙事方面进行升级、动作坚持写实、演员方面更注重演技和实力,在动作电影方面做出很多努力和探索,那么这些元素的叠加和碰撞能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或者说这部动作片的动作创作过程是怎样的呢?

主演户国防专访视频

主演户国防:演卧底比做武打演员复杂多了

记者:您在《卧虎悍将》里面饰演一个卧底,这是您第一次演卧底吗?有什么样的感受?

户国防:对。我演戏比较少,以前大部分时间以武打演员的身份做幕后工作。突然让我演男一号,这个比较有挑战性。要保证卧底的存在足够够真实,尤其在毒枭眼皮子底下,面临的每一次危机都需要有层次的表演,如果有哪个地方拿捏不好,让人觉得假,就很难让观众代入剧情。

记者:您认为做一个卧底,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户国防:一个有强烈目的性的人去扮演另外一个人,努力营造这个人存在的真实性。作为一个卧底最重要的品质是真实,得到对方的信任、观众的信任。

独家专访《卧虎悍将》主创:认真做一部展现雄性荷尔蒙的电影-第5张图片

奇怪的点:演哭戏,眼睛出问题;演打戏,嗓子喊哑

记者:刚才说到文戏对您有挑战性,哪一幕对你来说最有挑战性?

户国防:最难的话,可能是哭戏。通常大家拍哭戏会选择滴眼药水,或者把眼睛弄的酸酸的,好让眼泪流出来。我觉得这样流眼泪不真实,无法打动观众。眼泪是情绪的酝酿、感情的流露,如果没有感情,这场哭戏就没有感染力。

后来,我想到一个方法,演哭戏之前找个安静的地方听听音乐,让自己静下来细细揣摩,尽量想主角命运悲情的一面,难过到流泪就可以拍了,拍完后,我眼睛停几秒钟就会流眼泪。

记者:之前李健导演说要做表现雄性荷尔蒙的电影,基于这一点,您认为在塑造人物的时候最有钝感力的戏是?

户国防:应该是战友死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情绪、理智,都不受控制,在那一刻身份暴露,又无法去掩饰仇恨,只好把仇人干掉。这个时候的武打动作,要带着愤怒,动作上要充满力量。拍这场打戏的时候,由于情绪在爆发,我边打斗边怒吼。一天下来,喊得非常累。第二天,嗓子哑了。

记者:在片场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跟大家分享一下。

户国防:在片场有趣的事情挺多的,像拍紧张、悲伤气氛的戏。本来所有演员都已经情绪到位,准备开始了,突然这一招没过好,或者室内出现问题暂停,空气凝固,会产生莫名的喜感。

比如在拍我和很多人的打斗的那场戏时,现场气氛非常紧张,打斗很激烈。我这一招很快打过去,对手要快速跑过来砍我一刀,但是由于他发力过猛,在跑的一瞬间滑倒了。本来大家正苦着脸打打杀杀,忽然有人来搅局,都觉得非常好笑。前提是这种意外不受伤。

独家专访《卧虎悍将》主创:认真做一部展现雄性荷尔蒙的电影-第6张图片

我想演反派,更想尝试文艺片

记者:在故事里面除了这个角色,还有没有其他喜欢的角色?

户国防:是这部戏里的角色吗?

记者:对,比如《卧虎悍将》里的其他角色。

户国防:其实我非常的喜欢《卧虎悍将》里的其他角色,比如那种戏不多,或者说文戏不多,但是每一次出场都是非常重要一环的角色。这样可以让剧情帮着你去演,有前面的情绪积累,你的出场酷酷的,上来能展现拳脚,或是智谋,会很出彩。

这两年有很多人建议我做一些短视频之类的东西,有很多网友说我适合演反派,我觉得有机会真的可以去演反派。演男一和正面角色会压力很大,相对来说有一些反派表现起来比较极端,会演的比男一号过瘾。

记者:您作为比较资深的武打演员,有没有特别想诠释的角色?

户国防:我不是一个资深的武打演员,只是拍武打戏的工作人员。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希望有一天自己年龄大,不再打了,可以通过表演获得观众认可;能演一部文艺片,就更完美了。假如这样的东西找到我,我可以免费出演。表演方面,我不是科班出身。但这方面是我最想突破的。

独家专访《卧虎悍将》主创:认真做一部展现雄性荷尔蒙的电影-第7张图片男主户国防

无师自通学会后空翻坚持不懈熬走所有小伙伴

记者:您从小习武,专业有双刀和单刀等等,当时为什么要去学武术?

户国防:大家看到的网上资料,上面写我会虎拳、地躺拳,单刀、双刀・・・・・・其实我还学了很多不同的东西。没练武术之前,我爬树特别溜,经常在河边翻跟头,有时候在河里跳水,用一个夏天的时间,自己琢磨学会后空翻。

我是80末出生,是80后。80、90年代的武打片非常辉煌,那时我看了很多动作电影,觉得武打明星很酷,开始模仿他们的动作,后来想为什么不去学武术呢?

记者:您习武过程中,有没有坚持不下去,想要放弃?

户国防:其实家人一开始就反对我练武术,他们认为才七八岁的孩子,每天跑、每天摔太辛苦。那时我很固执,想去做的事情就必须得去做。应该是97年,我去学武术,当时村里至少去了二十几个男生,有的撑两个月受不了苦就回来了;有的撑了半年,后来他们两年之内全都回来。我一直咬牙撑着,想让大家知道因为我喜欢,所以能做好。

在当时我们的小武馆里,我一直是第一名,虽然那个第一名不像国家的标准那么严格学校里有八百到一千个学生,我永远保持第一。当时觉得拿了第一名,就是冠军,谁超过我就我要追上他,每天大部分的时间在练武。

下了戏,我和同事会聊今天死了多少次

记者:您在行业里摸爬滚打了很多年,从一个武打演员一路到男主角,这些经历给您带来哪些感触?

户国防: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从小练武术,想拍电影,想着做动作演员做男一号,做明星,像成龙大哥一样,像李连杰老师一样。但是真正入了这个行业的时候,会发现想得还是简单了。让我去演戏,怎么演呢?我只是一个会武术的,会表演吗?台词过关吗?

每年那么多艺术院校的学生毕业,电影学院、戏剧学院,都是美女帅哥,外形好,受过科班教育,他们机会比我们更多。后来我决定,选择自己擅长的,用动作进入影视行业。

可动作演员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酷,导演说让你倒下,立即摔倒;“咚”一拳打到脸上你得忍着;或者吊威亚,演从高空坠落,演坠楼,都是真打、真摔。拍完戏大家会聊今天跳了多少次楼,摔了多少次,死了多少次。

接着,我做替身,多半也是代替演员做危险动作。后来做到动作导演,思考的角度就变了。比如有一些演员比较敬业,想去做高难度、有危险的动作,我们会阻止。以防万一他崴脚骨折,影响拍戏进度,对剧组会造成损失。

这时,我们会让替身做。替身摔到地上,老大问有没有事,没事再来。如果替身也受伤了怎么办?OK,你休息,换下一个(替身),正常开工。每个人都有拼搏精神,没有拼搏精神的话,就会被淘汰。

独家专访《卧虎悍将》主创:认真做一部展现雄性荷尔蒙的电影-第8张图片

做替身,摔摔打打是常事

记者:您做替身的时候,有没有受过伤?

户国防:替身受伤太正常了。即使受伤惨烈,也不能露脸,如果拍到了替身正面,让观众看到替身代替演员跳楼,说明武术指导太失败了。我总结过做替身十年,从拍胶片到现在有二十几部替身作品,腿断过四次,其他地方骨折四次。

有次骨折,非常疼,我疼得浑身冒汗,到晚上咳嗽一声都剧痛无比,连呼吸都是疼的,每天晚上会疼醒。我受伤一般不会哭,那个时候我常常晚上流眼泪,感觉这一天天的是在干嘛,整天受伤,怎么会有这样的工作。

后来打石膏,不疼了,腿好了又开始做替身。腿又断了,那就再打石膏。

受伤多了,你会发现受伤不是最痛苦的,我最痛苦的一件事,也是唯一一次想放弃,是09年,我拍戏腿断了,赶上过年,不打算回家。但是身边的人都回家了,没人照顾我。我躺在病床上,腿打上石膏被吊起来。不能下床走,甚至洗澡,刷牙都做不到,生活不能自理。慢慢地好点可以下床,刷牙、洗脸时,就一只腿跷起来搭在台子上,像在压腿。

后来一个老乡捎了我一程,把我送回家。回到家,父母非常崩溃。我妈看我的时候,那个表情,我永远忘不了。

独家专访《卧虎悍将》主创:认真做一部展现雄性荷尔蒙的电影-第9张图片户国防与动作明星吴京合影

龙虎武师拳拳到肉的拼搏精神,一定要传承下去

记者:您怎么看待有些演员没有武术功底,武打动作全靠替身来完成的行业乱象?

户国防:假如演员演一个普通人,动作软绵绵、没有力度无伤大雅。如果演一个搏击运动员,一个武林高手,动作再绵软无力的话,空有招式,那就和花拳绣腿没什么区别。

还有的演员私下不做功课,不危险的动作也让替身完成,这样对观众真的很不负责任。只有尽最大努力,私下里做功课,把扮演的角色诠释好,保有对自己职业的敬畏和尊重,才能走得更远。

记者:中国功夫博大精深,您对中国功夫的精神是怎样看待的?

户国防:以前,大家把出身武术行当后来又参加电影拍摄的人称作“龙虎武师”,现在很少有人这样说,大多数改称“武术演员”“武行”。

龙虎武师最辉煌的时代,也是动作片最辉煌的时代。那个时代,通过银幕走向全世界,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中国功夫片。李小龙是中国功夫片走向世界的一个开拓者,他坚韧、拼搏,这恰恰是中国功夫的精髓。通过他,全世界认识了华人,认识了中国人,认识了中国功夫,这是一件特别伟大的事情。

后来,成龙大哥、李连杰老师等一大批前辈,用专业、拼搏的精神,带着中国功夫走向全世界。让所有看完他们电影的人充满力量,充满激情,想更多的了解中国武术,很多外国人还千里迢迢跑到中国学功夫,这是中国功夫最大的魅力。他们是时代的英雄,在我心中是一座高山。

刚才导演说现在是动作片的末法时代,现在的动作电影不像我们小时候看的那样快意恩仇,那时人们性格是豪爽的、感性的。但是我相信所有的东西都是一个轮回,大家看《速度与激情》看《战狼》,会发现它们还是动作片的底子,它们也得到非常强烈的反响,说明大家需要雄性的、钝感的力量。

我相信,市场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给我们这些新人、给我们这些从小练武术,愿意拼搏的幕后人员越来越多机会;我相信将来有一个制片人会用我,让我去演一个能打的角色,因为我练了二十几年功夫。在此之前,前辈们依靠拳拳到肉、拼命的精神打下的江山,我们后辈一定要不忘初心,坚持把原汁原味的中国功夫传承下去。

有人说要正视动作片的没落的问题,是因为只有武打戏的精彩远不能满足日渐对动作片麻木的观众,拥有更加刺激的视觉体验,还是需要其他的故事讲述方式,任何一种题材的兴起,都离不开拓荒者,离不开变革与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