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毕业的我们》导演马丁:是枝裕和是我的目标

专访《毕业的我们》导演马丁:是枝裕和是我的目标-第1张图片

8月27日,导演马丁的处女作《毕业的我们》上映了,在此之前她的身份是演员,她出演过导演王凯的多部大银幕作品,而此次,两人联合执导了这部作品。从上戏表演系毕业至今,她一步一个脚印,从一位话剧演员成为了一位导演,本着对于她这一身份转变的好奇,导演帮对马丁进行了专访。

专访《毕业的我们》导演马丁:是枝裕和是我的目标-第2张图片

《毕业的我们》是一部“后青春”题材的电影,通过“路灯五君子”中三女两男勾勒出了一幅中国如今年轻人毕业后的生活全景图。

这部电影源于导演马丁生活过的那个时代,经历过的那些故事。她说作为自己的处女作,应该是自己生活过和经历过的,这样创作的时候,她就不会觉得不接地气。因为在她脑海中的那些画面,都是确实存在过的。

当被问及她的青春期是什么样子,马丁回答,“我自己的成长还是比较中规中矩,所有初中生的叛逆、高中生的渴望离开家长然后来到大城市,基本上都是一样的,但是这样的故事我听得多,自己做得少。”

专访《毕业的我们》导演马丁:是枝裕和是我的目标-第3张图片

那时候她是个在重点高中上学的普通学生,恋爱都没谈过。“我觉得自己的成长就是伴随着希望从一个小镇离开,去大城市求学,然后再实现自己梦想的过程。”她说自己经历得少,听得多,平时找朋友玩,就喜欢听朋友讲有意思的故事,把听到的故事变成她自己的故事。“观察生活,生活是给我们最大的馈赠,听到的故事多了,就特别愿意抓过来,感觉我也过了这样的人生”。

《毕业的我们》里有三位女性角色,郝然、沫沫和一诺。这样的角色设定,是因为马丁在高中的时候,也有两个闺蜜。她说自己的性格更贴近女主角郝然,一个比较愿意周全大家的人,“我有的时候会忽略自己的存在,所有的事情都帮大家安排得妥妥贴贴的”。就像片中的郝然,特别渴望每一个人都好,有的时候就会忘记自己。

专访《毕业的我们》导演马丁:是枝裕和是我的目标-第4张图片

导演马丁

马丁很感谢联合导演王凯,整个团队磨合许多年,他俩之间很有默契。在拍摄现场,他俩是这么分工的,马丁负责盯演员的表演、台词、走戏;王凯负责镜头的机位、美术、置景,以及场面调度。

“在现场,我和王凯之间没有谁领导谁,就是想把片子做好,有时我对画面也有一些自己的小想法,比如一诺和洪洋的一场感情戏,机位就是我下的”。马丁觉得从不会下机位到会下机位,她成长了。

专访《毕业的我们》导演马丁:是枝裕和是我的目标-第5张图片

导演马丁

对于王凯,马丁很钦佩。“王凯导演对于画面的捕捉力非常强,他对色彩和构图是一种天赋。在读我的剧本的时候,他两次落泪,他很喜欢这个剧本”。在王凯认可的前提下,所有的事情都是对的。

这个片子一开始是上海嵩豪影业找到了马丁,起初是想让她写一个青春校园题材的剧本,她在创作的过程中,不想陷入现在校园题材的套路。“我特别喜欢是枝裕和,特别期待自己可以写出那种河面上波澜不惊,但下面有一颗深水炸弹的感觉”。

专访《毕业的我们》导演马丁:是枝裕和是我的目标-第6张图片

说到这次身份的转变,马丁觉得她是很偶然地做了这件事,但又像是真正地走到了正途上。她从小就爱写作,她的父亲就是一位记者,她经常写东西,有自己的公众号,闲下来就会更新文章,可能是她拍戏时的感受,也可能是在拍戏所在城市的所见所闻。

马丁觉得这次当导演,找到了自我。以前她觉得在台前有很多聚光灯,是件很耀眼的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开始享受在幕后的状态。之前身为演员的经历,让她在创作剧本的过程里,清楚什么样的台词是最舒服的,什么样的表演节奏是最舒服的。在现场她与王凯分工明确,把各自的长处发挥到了极致。

马丁眼中的“后青春”

《毕业的我们》的结局令人唏嘘,“路灯五君子”年少时许下的愿望,都没有实现。郝然当上了记者,但是纸媒已经式微;一诺想登上维密大秀,却过早离世;杨凡与沫沫结婚了,但早已没了爱情;想去深圳赚大钱的洪洋,成了贴膜小王子。

在马丁的眼中,成长就是一种选择。“每个人其实都乘坐了一种交通工具离开了那个故友的小镇,有人坐船,有人坐大巴,有人已经不在了。其实所谓的路灯五君子,它既是一种大家的期待,也是一种对大家的禁锢,所有要绑在一起,快乐是真实的,但成长带来的一些蜕变也会让那个东西成为一种束缚,所以都散开吧。不要说我们永远在一起这样的话,也不要说我们永远都要一个都不差”。

专访《毕业的我们》导演马丁:是枝裕和是我的目标-第7张图片

导演马丁

马丁通过《毕业的我们》向我们传递一种对生活的态度:时间过去了,生活要朝前看,不要回头。

在影片中,“周旋”于郝然与沫沫之间的杨凡,在与郝然告别之后,最终也离开了沫沫。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是片中曾出现过的《小城之春》一样。与《小城之春》不同的是,杨凡是周玉纹,郝然是章志忱,而沫沫是戴礼言,他们三人的关系走向也是《小城之春》式的。

马丁是这么定义杨凡的,“我觉得他就是真实的男人,现实当中谁爱一个人,像纯净水一样不含杂质的?他自己对沫沫其实已经奉献了所有。”而沫沫是自私的,身体有病,却瞒着杨凡,“这段婚姻是一个满是鲜花的坟墓,看上去很好,人家过得怎么样,外人并不知道” 。

专访《毕业的我们》导演马丁:是枝裕和是我的目标-第8张图片

导演马丁

可以说,导演马丁对于生活的观察是极为敏锐的,从生活中提炼出的故事,都很好地融入到她的剧本当中,“路灯五君子”的五位角色,就像是我们身边人一样。

《毕业的我们》虽然主打的是青春,更多的笔墨是现实,“有一种伤痛文学的感觉,跟《七月与安生》有些类似,但不像它结构那么完整,《毕业的我们》是属于碎片式的,有人说看过剧本有点像读散文,不会有太多高潮的戏份”。

马丁说,这个片子心里燥的人是看不下去的。

我想成为是枝裕和那样的导演

她说,做完了《毕业的我们》,她就顺利进入了国产电影的幼儿园。

当在谈论这部电影的过程中,马丁难掩兴奋,她说片中有一场4分30秒的长镜头,一遍过。

由于剧情需要,片中出现的绿皮火车,一天只有一趟。现场没有一个群众演员,连特约演员都没有,只有主演和摄影师。从火车上下来的乘客,竟然没有一个人看镜头,没有人破坏演员的表演。半个小时后,副导演开车把演员从另一个城市接了回来。

专访《毕业的我们》导演马丁:是枝裕和是我的目标-第9张图片

导演马丁

她说自己是个能折腾的人,“人生其实不用贴标签的,你自己在有限的精力当中你能干完这些事,你只要愿意干这个事,就去干就好了,人生就这一辈子” 。

她的新剧本《余生短暂》在去年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的青葱计划中进入了全国三十强,王凯看过这个剧本,想跟马丁合作,但马丁把剧本留下来,以后找合适的机会把它拍出来。

她现在正在新疆拍一部电视剧《猎枭》,明年5月份,她会以作家的身份出一本绘本小说。

她还开了一家健身馆,有自己的服装品牌。

用她自己的话讲,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专访《毕业的我们》导演马丁:是枝裕和是我的目标-第10张图片

马丁的最终目标是成为枝裕和那样的导演,两人都是双子座,是枝裕和的每一部作品她都受益匪浅。就连创作《毕业的我们》剧本的时候,她也多少模仿了是枝裕和,她很期待自己可以创作出像《步履不停》、《比海更深》那样的作品。

马丁的观片量很大,平时就有刷片的习惯,从《毕业的我们》致敬《小城之春》就可见一斑。

结语

就在首映礼的前两天,马丁大哭了一场。因为各种现实原因,《毕业的我们》不会有特别多的关注。她说,自己还能为这部电影做些什么,王凯导演说了一句,“你能为这部电影做的事,你已经做完了。”

作为一个新导演,她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专访《毕业的我们》导演马丁:是枝裕和是我的目标-第11张图片

导演马丁

马丁的心态很好,她说自己是一个演员出身的导演,现在大家对她的标准可能很低,但她一定会给大家惊喜。明年,她跟王凯还会合作,同一个班底,这次会尝试比较面向市场的电影。

当被问到什么时候可以独立执导,她回答,第三部。

创作《毕业的我们》的过程,就是马丁成长的过程,通过这部电影,她找到了自己。